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 > 特别关注

玉米想卖青贮,不是那么容易

2016-07-11 10:22:00作者: 魏新美来源:农村大众

在粮改饲的调整目标中,玉米青贮是一大重要内容。与上述奶牛养殖场不同,汶上现代牧场有限公司(下称现代牧场)则每年将所需青贮玉米收购量与当地的青贮初级服务商签订合同。王立轩去年给现代牧场搞了8000多吨全株青贮玉米,都是合作社提前给农户口头协议。

聚焦粮改饲深度报道(下)
  在粮改饲的调整目标中,玉米青贮是一大重要内容。据我省相关政府部门的统计:全省饲喂全株青贮玉米及优质牧草的奶牛仅占30%左右,肉牛、肉羊不足10%;按奶牛、肉牛和羊每年全株青贮玉米饲喂量7吨、3吨和0.5吨测算,全省全株青贮玉米约需4435万吨。青贮料缺口达1600多万吨。
  那么,现在全株青贮玉米的供求情况怎样呢?农村大众报记者在汶上、恽城、任城、金乡等地进行了采访。

养殖企业:大多“想到哪里收到哪里收”
  “我们是想往哪里收全株,就去哪里!”7月1日,济宁幸福牧业有限公司经理乔炳志说,“哪里种植的规模大、哪里便宜我们就到哪里收。”
  济宁幸福牧业有限公司养殖场在任城区李营街道,现存栏奶牛600多头,除了苜蓿外,主要喂青贮玉米,每年需三四千吨青贮料,这大约得需要1500-2000亩玉米,现所收玉米都是粮饲通用型玉米品种。乔炳志说,以前,公司曾和种植大户签过合同,专门种植青贮专用玉米品种,按重量算价格。结果,收来的全株玉米干物质含量太低。因此,近两年该公司都是到收获季节才根据需要到现场去挑地块——一是面积等超过200亩,二是看玉米长势,然后确定收购价格,再委托提供青贮玉米前期服务的企业、合作社或个人(以下简称“青贮初级服务商”)到指定地块收割、粉粹,然后送到养殖场。送到养殖场已粉碎好的全株玉米,公司去年给青贮初级服务商的价格是380元/吨,其中包括给种植户的260元/吨。
  “我们也不提前签合同。”金乡金鹰养殖有限公司经理刘述领说,也是“到快收的时候再联系”。该公司存栏奶牛400多头,按着现在的饲喂配方,每年需要800多亩地的全株玉米青贮,很容易就能在当地解决。该场现在每头奶牛饲喂3-5公斤干草(含苜蓿、秸秆、羊草),饲喂青贮玉米饲料25公斤。确定这一饲喂比例的原因之一就是成本,因为青贮好的玉米比秸秆每斤贵一毛多钱。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我省大多数奶牛养殖场与幸福牧业有限公司一样,都是收获前到有卖全株青贮玉米意向的地块察看,然后指定青贮初级服务商收割、粉碎、送到养殖场。
  与上述奶牛养殖场不同,汶上现代牧场有限公司(下称现代牧场)则每年将所需青贮玉米收购量与当地的青贮初级服务商签订合同。该公司每天需要青贮玉米六七十吨,1-1.5万亩玉米才能满足需求。青贮生产初级服务商负责联系地块、收割、粉粹,送到牧场。牧场现场抽样测定干物质,按其含量高低确定价格,去年每吨300元-400元。至于收购来的玉米给种植户一吨多少钱,则由青贮初级服务商与种植户协商决定。签订合同的时间,一般在玉米播种前后。今年与往年不同的是,签了所需青贮玉米的数量,但仍未确定价格。牧场与青贮初级服务商商定,到青贮玉米收获10天前,按泰安、济宁两地粮站玉米的收购价格确定全株玉米的收购价格。
青贮初级服务商:投入高,资金压力大
  “我们合作社的一台克拉斯(德国的一个农机品牌名称,主要包括联合收割机、自走式青贮收获机等,下同),3个机手轮流开,从南到北搞饲料青贮。”汶上县和谐农业农机专业合作社负责人王立轩告诉记者:自己的这台克拉斯2014年购进,同时买了3个割台,将近290万元,玉米、小麦、黑麦草、高粱、苜蓿等,都能收割。每年4-10月份,3个机手开着这台克拉斯,北到赤峰、南到安徽,不停地搞青贮。
  “今年青贮饲料收益不如往年。”王立轩说,因为受经济大环境影响,奶牛场本身日子也不好过,过日子精打细算,大型的奶牛场,收割牧草给出的价格比去年低了1/3—2/5。收入减少了,合作者也得精打细算,如克拉斯机手的工资,每个月的工资从1.2万元降到了1万元。
  王立轩去年给现代牧场搞了8000多吨全株青贮玉米,都是合作社提前给农户口头协议。他收割的全株青贮玉米,几乎都是粮饲通用型玉米品种。“因为农户觉得种青贮专用玉米品种,风险太大,一是害怕卖不了,二是害怕遇到大风等恶劣天气影响产量,因为专用玉米品种抗倒伏能力相对较差。”
  提起全株青贮玉米的收益,王立轩说:“当然比卖玉米赚钱多了!”去年,合作社给农户一亩全株青贮玉米的价格是1200-1300元,农户省去了自己掰棒子、脱粒、晾晒等的辛苦,省时、省力、省心。
  除了收割农户种的玉米,王立轩自己也流转了400多亩地种玉米。同时,因为长期合作关系,现代牧场免费提供给合作社沼液,每年冬春用来浇一遍地,地里一粒化肥都不用,仅这一项,每亩地能节省成本200多元。
  虽然没有算过细账,自己流转的土地一年能挣多少钱,但王立轩对效益还算满意,不过“没有大型机械的种植大户,太不容易了。国家应该把粮改饲的补贴直接给农户,以免他们一年忙到头,还赔钱!”因为,“只有保证直接种植者增收,粮改饲才能做下去!”
  和王立轩一样,束建也做玉米青贮初级加工服务。他觉得自己“资金太紧张了!”
  束建是汶上郭仓牧草机械服务专业合作社(下称“郭仓牧草合作社”)的负责人。合作社现有4台克拉斯,一台210多万元,全部都是玉米割台。合作社每年为现代牧场做1万多亩地的全株玉米青贮。每年在玉米播种前后,合作社跟农户签书面协议,每亩地给农户100-200元定金;收割玉米时,都是在地头跟农户结算,这又得垫付1200多万元;青贮玉米送到牧场后,牧场一般分批付款,最后一批款到春节前才结清。所以,这一年到头,资金都很紧张。
  资金不足,也限制了郭仓牧草合作社的发展。合作社的4台克拉斯,因为只有玉米割台,虽然也到河北、内蒙等地服务,但只能使用一个月左右,其他时间,只能闲着。“买一个小麦割台,得60多万。”束建说,合作社现在很难挤出这笔钱来。
  束建做全株玉米青贮,正常年份给农户的地头价格是280-300元/吨。“玉米收割粉碎机机手得经过专门训练的才能开,工资一天最少五六百元,每天每台机器两个人轮流开。”束建说,仅这一项,一个月就得支出10多万元。
  “如果有粮改饲补贴,希望能补给我们饲草加工合作社。”束建说,“因为我们投资太大,利润空间太小了!”

玉米种植户: 签了合同才放心
  “我今年种了100多亩地的玉米,想卖全株青贮!”郓城县郭屯镇的老魏说,为此,自己前段时间经朋友介绍,专门联系了当地的一个奶牛场,奶牛场负责人答复,“到时候送过来就行,价格再说。”
  这答复,让老魏惴惴不安。老魏的惴惴,代表了相当一部分想卖全株青贮玉米农户的心态。绝大多数养殖企业不和青贮初级服务商签合同,青贮初级服务商也不与种植大户、农户签合同,这是种植大户不愿意种植青贮玉米专用品种的主要原因。“种了专用品种,到时候卖不了怎么办?”老魏说。
  一样是种玉米,汶上县郭仓镇束村的高山,就比老魏踏实得多——因为郭仓牧草合作社已经和他签了书面收购合同,并且还付了定金。
  高山从六七年前开始流转土地种粮,现有700多亩地。去年,他试种了100多亩的青贮玉米专用品种,虽然倒伏了,但产量也不比粮饲通用品种低,一亩地平均能产3吨左右。这样算起来,卖全株玉米去年比卖粮食,一亩地能多收入200多元钱。为此,今年他将种植青贮专用玉米的面积扩大到了300多亩。
  高山所在的束村,全村共有2000多亩地,其中七八成被村里的3个种植大户流转过来,一季种小麦卖粮,一季种玉米卖全株青贮。同村的束朋波,共流转土地600多亩,今年将青贮专用玉米品种面积扩大到500亩。他以去年的玉米收成为例,给记者算了一笔明细账:全株玉米做青贮,平均亩产3吨,每吨300元,每亩地毛收入900元;去年秋后玉米的价格按0.8元算,亩产1100斤,收入880元,再刨去玉米秸秆粉碎收割机的费用120元/亩、运输晾晒脱粒费用100元/亩;两者相比,全株玉米做青贮比收玉米籽粒,至少能多收入200多元。
责任编辑:李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