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锐利观点

比雇用黑社会对农民大打出手更可怕的

2017-03-28 15:58:00作者: 来源:

3月18日下午,一则“黑社会暴打农民”的视频在微博流传。这则微博称,18日上午11时许,河南省社旗县下洼镇军里村因修高速发生冲突,施工方带着上百号异地黑社会性质人员,携带大量刀、棍、铁锹,对当地村民大打出手,事件已造成20多人受伤。

 

这则微博称,事件起因是因为工地车辆占用村民的耕地、道路,在没有与村民协商好的情况下进行施工。3月16日,村民曾去工地讨要说法,但遭到施工方挖掘机师傅殴打。随后,村民找下洼镇人民政府沟通调解,但以无果告终。

 

笔者关注这一事件的原因,是其性质。18日晚21点,社旗县公安局发布情况通报,在通报的文中,说此案件是供料方与当地群众因进出修路问题“发生纠纷”,标题却是《关于社旗县下洼镇聚众斗殴案件情况通报》。18日晚22时,中共南阳市委政法委员会官方微博发布的情况通报,文中也用了“发生纠纷”这一说法;可在通报的标题中,用的还是“聚众斗殴”。

 

对于“聚众斗殴”一说,笔者很不能理解。爆料的微博称,这上百号黑衣人是坐着郑州、平顶山牌号的车辆来到军里村的。按常理来说,他们与军里村的农民风马牛不相及,何来恩怨?没有恩怨,便不可能发生纠纷;没有纠纷,哪里来的“聚众斗殴”?何况还要劳师动众、不辞一路辛苦?

 

一些法律上的事儿,笔者不太知道。手里的字典上查不到“聚众斗殴”一词,百度上是这样解释的:“是指为了报复他人、争霸一方或者其他不正当目的,纠集众人成帮结伙地互相进行殴斗,破坏公共秩序的行为。”这一解释是否完全得当,笔者不知道;笔者知道的是,按照这一解释,把军里村发生的事儿,说成是“聚众斗殴”,不合适。那上百号黑衣人在郑州、平顶山靠拳头打“天下”,军里村的农民耕种着自家的土地,双方应该没有任何交集点。有一网友是这样说的:“本来是故意伤人涉黑事件,变斗殴了。”不知道这位网友说得对不对,如果让他不幸言中,笔者感到一阵阵寒意——被伤的农民,因此也成了斗殴的一方了,而且还是聚众。

 

让笔者感受到更大寒意的,是网上对这一案件的一些评论。

 

广东省深圳市的一位网友说:“这个说句话怕被喷,你跟农民讲道理、讲文明,大多数会当你傻逼……”

 

江苏省淮安市的一位网友说:“打人不对,但是不逼到那个份上,谁要打呀?请黑社会不要钱吗?”

 

一位网友更是现身说“法”:“我这两年在农村搞基建,最了解这帮农民的心理,他们就是捉住施工方只是求财、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整天敲诈施工方。”他(她)举了被敲诈的例子:拜神让你出钱,压死一只鸡要1000,洒点泥要几万。最后他(她)说:“你以为施工方会没事打村民?打了我们还得出医药费,可不打这帮垃圾整天上门来敲诈,至少你打了一回后这帮垃圾就老实了。”

 

“你打了一回后这帮垃圾就老实了。”这句话让人感觉到彻骨的寒意。

 

回头看看军里村发生的这一案件。案件的起因是施工方与军里村在用地、用路上发生了冲突。军里村的村民说,村民阻止的不是修高速公路,因为高速公路占地问题已经达成了协议。但施工方在施工时占了村民的地,现在是春播时节,该下种了;施工车辆占用了道路,导致村民出行困难。因此,村民这才去找施工方,这才去找政府。

 

到农村不多的人,不太清楚农村的村路。这些路不宽,大车很难错开。过来一辆大车,对面农民的拖拉机、三轮车就要开到路边,等大车过去了,再继续开。这些路修得一点也不结实,载重大车跑不多少回,路面就有可能出问题。这就是这些不宽、不结实的村路,在当地农民眼里却很重。这不仅是他们联系外面的世界、联系现代文明的通道,而且还往往是他们凑钱修起来的。十来年前,笔者农村老家也想修一条这样的村内路,因为全村人受够了街道上夏季的雨水、冬天的雪。全村人捐款,包括八十多岁的老人,也包括像笔者这样早就离开村子的人。最后,钱没凑够。笔者说:先修吧,不够的我先垫上。五年之后,村里才凑足笔者垫上的修路钱。

 

前些年,媒体上时常出现这样的报道:有的村在村路上设了障碍,不让外地的大车通行。有些媒体这样认为:村民无权设置障碍不让车通行。笔者却颇不以为然。虽然农民在法律上无权在自己修的路上设置障碍,但却情有可原:他们怕外来的大车压坏了好不容易修起来的路。

笔者罗嗦这些,只是想说明一件事儿:在没谈好补偿问题时,军里村村民不让施工方占用他们的、未被征用的耕地,不让施工方的车辆碾压他们的村路,并非无理取闹式的敲诈。这种情况下,当地政府不及时出面协调,施工方又拉来上百黑衣人对村民大打出手,怎么看都不是件正常的事儿。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中国这么大,人这么多,发生点不正常的事儿,也到不了让人痛心疾首的地步。但最为可怕的是,面对着视频里上百黑衣人排成一列的气势,面对着视频里军里村农民手捂着流血的头,有太多的人认为:像军里村村民这样的农民,该打。

 

这便很不正常了,不正常得让人痛心疾首。农村大众报评论员 肖民

责任编辑:李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