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锐利观点

奋斗得来的平凡幸福,同样是“成功”

2019-05-13 14:55:00作者: 肖民来源:农村大众报

他的父母,笔者的父母,都是不识字的农民,他们辛劳一生,养育儿女,伺候老人,在他们所处的时代和环境下,他们是成功者。这些年在农村跑着,一些平凡者为自己取得的成就高兴时,笔者同样为他们高兴。他们所能达到和实现的,都是再平凡不过的事儿,但就因为这些平凡,才让他们的成功让人心动。

农村大众报评论员 肖民
  在网上溜达,看到中国青年报的一篇题为《不是每个人都要挤上所谓“成功”的独木桥》的评论,心有触动,转了半天的圈,也想就此说点什么。
  什么是成功?这是笔者心里一直不太明朗的概念。小时不知道这个词;有了点文化,还是对其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近些年,越来越不想参加一些聚会,比如同学聚会。这种场合下,笔者能明确地感受到,一些人在用纷杂的言语和表情赞美和羡慕人群中的成功者——或有钱或有权或有名声。这种热闹让笔者有些落寞:笔者没权没钱也没有名声。落寞中,笔者心里想,人活世间,难道只为了这些吗?
  看看媒体上,看看网络上,铺天盖地都是些所谓“公众人物”——他们在很多人看来,都是成大功者的那些事儿,有了多少钱了,在干什么事了。对于这些,笔者很是漠然。
  漠然时间长了,便明白了这是一些人的心态——做梦都在想着如何有权有钱有名气。自己一时间没实现,或者已经意识到实现的可能性过于渺茫,便对已经成功者的一切感兴趣。
  虽然对成功一词不太明朗,但笔者还是有一些理解的——一路走来,接触的绝大多数都是些平凡的人,他们在做着平凡的事儿。在这些平凡中,笔者觉得他们活得很有意义和价值。这便是他们的成功。
  小时候家里穷,不仅是一家,而且全村皆穷。笔者的父母日夜操劳,为的是我们兄弟姐妹五人尽最大可能地免于饥寒。在一次采访中,一位笔者的同龄人——他以孝顺父母在当地闻名——说到小时候的事儿,眼角含泪说:父母没让我们饿死,那是天大的恩。听了此话,笔者心有同感。他的父母,笔者的父母,都是不识字的农民,他们辛劳一生,养育儿女,伺候老人,在他们所处的时代和环境下,他们是成功者。
  现在时代不同了,绝大多数人不用担心饥寒问题,平凡者便有了新的目的。一对农民夫妇,种田打工做生意,除了过年难得闲下来。他们省吃俭用,供孩子读书,哪怕孩子最后考上的是个一些人看不上眼的高职学校,他们也很满足——自己只是小学或初中毕业,孩子已经很有出息了。
  这些年在农村跑着,一些平凡者为自己取得的成就高兴时,笔者同样为他们高兴。种着三五个大棚菜,一年有十来万元的收入,一家人衣食无忧;栽着十几亩果树,一年有十来万元的收入,一家人衣食无忧;养着三五百头猪,平均下来一年有十来万元的收入,一家人衣食无忧。
  前不久回了趟老家,两位一起长大的玩伴说了他们取得的成就。
  伙伴之一张三(化名)有一双儿女,妻子身体不好,女儿小时查出心脏病动了手术。张三很忙很累,却一直欠着钱。这些年,他在县城打工,早出晚归,风雨无阻。他骑着摩托车在大雪天晚上从县城回村时,有村民拍下他成为雪人的模样,这张照片传遍全村。这次他见到笔者时,满脸的高兴。他说,他去年在县城干活,带回来八万多元钱。他说,他新房子盖起来了,准备儿子结婚用。他说,他把所有的债都还了,手里还攒下了十六万元。
  伙伴之二李四(化名)的母亲是个智障者,他上学也不太行,跟着念到四年级,连拼音都不会。李四外出打工,领回个媳妇。结婚时,除了打工挣来的钱盖起的房子,他什么也没有。现在,他有两个健康成长的女儿;他靠一点点攒下来的钱,买了两台挖掘机,在当地找些农田水利工程的活干。现在全村人都很尊重他,因为他靠一天天的努力,很好地撑起了一个家庭。
  笔者始终觉得,众多的种植者、养殖者、打工者都是成功者。他们在所处的条件和环境下,靠让家人过上好日子的决心和日复一日的忙碌,做到了他们所能达到的高度。这些人活得很充实,心里很满足。千万别说这些人是小富即安、不思进取,那是站着说话不腰疼的人才能说出的话。
  在所给定的环境和条件下,无数的张三李四是成功的。他们所能达到和实现的,都是再平凡不过的事儿,但就因为这些平凡,才让他们的成功让人心动。
责任编辑:李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