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短信民声

“彩礼指导标准”不妨交给村规民约

2017-01-13 15:10:00作者: 来源:

结婚是人生大事,对于很多家庭来说,也是家里最花钱的事。2016年11月28日,中宣部、中央文明办召开会议,要求把反对铺张浪费、反对婚丧大操大办作为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的重要内容。

 结婚是人生大事,对于很多家庭来说,也是家里最花钱的事。2016年11月28日,中宣部、中央文明办召开会议,要求把反对铺张浪费、反对婚丧大操大办作为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的重要内容。12月27日,河南省濮阳市台前县下发文件,对红白事标准进行了明确要求,要求彩礼总数控制在6万元以内,不执行要被惩戒。文件出台后,引发了网友热烈讨论。(1月4日《河南商报》)

  “儿子娶媳妇,爹娘脱层皮”曾是人们诟病天价彩礼的坊间侃语,日趋水涨船高的婚嫁彩礼已成为许多农村家庭的不堪之重。台前县出台移风易俗相关意见,不无落实中央文件、遏制攀比之风、减轻村民负担的制度善意。不过,以行政手段规定出量化的“彩礼指导标准”却似有不妥。在笔者看来,规范包括彩礼之类的民间习俗,还是交给村规民约为宜。

  我国《婚姻法》第三条明确规定:“禁止包办、买卖婚姻和其他干涉婚姻自由的行为。禁止借婚姻索取财物。”尽管索要彩礼当属古往今来的婚姻习俗,但明显超过男方家庭承受能力的离谱高价,难脱扭曲婚姻、借机敛财的“买卖”属性。以行政之手干预婚姻习俗、推动婚事俭办,也是政府维护法治尊严、矫正民间陋习、推动移风易俗的履职行为。比如,控制彩礼,禁止借婚姻索取财物;提倡“不要房、不要车,自己家业自己创”的自强创业观,摒弃因婚借贷、婚后还账尤其是让老人背账还账陋习等。

  不过,对于彩礼控制的要求,政府却不宜划定具体量化的彩礼“指导标准”,更谈不上所谓的“超标惩戒”。这不仅缘于政府对民间事务仅有的“指导”义务,基于法无授权不可为的依法行政原则,由政府“定价”彩礼并无法律依据,诚如该县文明办副主任李宏伟所言:“这只是指导性的东西,并没有强制性。”而不具约束力的“标准”,形同虚设。再说,10桌以内的喜宴,6辆以内的婚车,6万元以内的彩礼,不仅难具可操作性,且极易导致人们对“标准”的歧义误读。

  男婚女嫁原本是两情相悦的“大喜事”,彩礼交割也是你知我知的双方交易,是否“超标”恐难以取证;即便是男方父母对“超标”心中有苦,但为了儿女亲家日后的和睦相处,也只能隐瞒实情。现实生活中的“相互攀比”多为暗中较劲,而有了“明码标价”语境下的彩礼标准,10桌席、6辆车、6万元就俨然成了当地的婚礼“标配”,因门户小或财力缺导致的“不达标”家庭势必有失颜面。“指导标准”的负面效应不容小视。

  常言道“五里不同俗,十里改规矩”。各乡村有其自身的经济状况与婚姻传统,统一彩礼标准未必适合村情民意。政府将管不好、管不了的事情交给《村规民约》管理,契合“村民自治”的现实国情。当然,面对高价彩礼,政府也并非只能空洞说教而无所作为,其指导、监管的功能发挥至关重要。比如,教育公职人员率先垂范,鼓励青年人将婚姻彩礼用作创业发展基金,组织各村红白理事会培训交流,依托共青团、妇联对移风易俗实施正面激励。 (张玉胜)

责任编辑:李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