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法制专刊

河北一合作社卷走村民2600万

2016-08-18 09:53:00作者: 来源:农村大众

记者从相邻的石庄村的村民代表、73岁的村民石景友了解到,据村民粗略统计,该村80%农户都在信贷员处存钱了,共计700余万元。信贷员拉活儿万元赚50元  徐书生下面有15个信贷员,涉及10多个村庄,这些人是徐的同学或亲戚,他们都是村里信用度很高的人。

  7月26日,徐书生“跑”了、存在他那里的钱取不出来了,这个消息在河北沧州多个村间迅速传开。
  徐书生是河北省沧州市南皮县寨子谷物种植专业合作社(以下简称合作社)的法人代表,营业点就在寨子镇上离镇政府500余米远的地方。他通过镇上各村的信贷员,已吸收800余户村民至少2600万元存款,包括村民娶儿媳、看病、养老的钱,有的是村民攒了几十年的全部家产,少则数千元,最多达75万余元,但徐书生却在7月25日前后突然消失。
  目前,当地警方已介入侦查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
镇里合作社
存钱利息高
  连日来,记者在寨子镇多个村庄采访了解到,在该合作社出现之前,大部分村民通过村里的信贷员,把自家积蓄的存款存在镇上的农村信用社或银行。几年前,村里突然多了个合作社。
  “这个合作社可以存钱,1万元1年能比存在银行多拿五六十元的利息”,2010年前后,寨子镇的村民被信贷员告知,可以将钱存在该合作社。大庄子村村民张立浩就是在该合作社成立后不久成为一名信贷员。张立浩曾不断向村民介绍,如果把钱存在合作社,利息会比存在农村信用社高一点。
  大庄子村村民张仲明今年60岁。2011年4月,他来到张立浩家,让其帮忙把16000元钱存在信用社。
  和其他来存钱的村民一样,张仲明事先对该合作社有些怀疑,“他说没事,这不是糊弄人的,合作社有牌子,也有营业执照”,张仲明称,基于同村人之间的信任,张仲明等村民据此认为这是公家的单位,可以放心存钱。双方约定,存期为一年,定期,利息960元。一年后,张仲明又添了1040元,将本息共计18000元继续又存了进去。到了今年,张仲明在合作社共存了58000元。
  大庄子村村支书介绍,该村70%以上的农户都把钱存在了信贷员处,共有160多户,共计600余万元。
  记者从相邻的石庄村的村民代表、73岁的村民石景友了解到,据村民粗略统计,该村80%农户都在信贷员处存钱了,共计700余万元。
信贷员拉活儿
万元赚50元
  徐书生下面有15个信贷员,涉及10多个村庄,这些人是徐的同学或亲戚,他们都是村里信用度很高的人。
  寨子镇庞建庄村的村民韩广利就是其中一位信贷员。8月11日晚,记者见到了取保候审的韩广利。
  韩广利介绍,他和徐书生是表亲关系。2014年11月,徐书生劝他跟着自己干信贷,让他们村谁要存钱可以存在徐书生这里,1万元1年能比存在银行多拿五六十元的利息,同时,韩广利每拉来1万元,徐书生就给他50元钱的分成,“活期的存款不给”。
  韩广利称,徐书生告诉他,让村民在他那里存款的行为是合法的,“他说是国家允许的,正常营业好几年了,基于亲戚关系,加上社会上他的口碑也很好,以前是老师,后来当过校长,把钱存在这里和存在银行性质是一样的,利息还高一些”。
  村民把钱交给他后,他再把钱交给徐书生,从徐书生处拿到存钱凭证,再交给存款村民。庞建庄村村民一共在徐书生处存了55万元,包括韩广利自己存的33万,以及其他15户村民的共计22万元。
  韩广利还证实,在信贷员这里存的基本上都是行动不便的老年人,“年轻人自己都有银行卡”。他称,徐书生下面有15个信贷员,涉及10多个村庄,
  7月27日,200多名寨子镇村民来到县政府,要求政府妥善处理此事。次日,在政府的要求下,各村信贷员带着村民到寨子镇政府核实票据。
  7月29日上午10点左右,韩广利又接到镇政府的电话,让信贷员们统一到县公安局经侦大队核实账目。他于当天下午3点赶到经侦大队时,其他信贷员都到了,“一人一屋,分开问话”。民警给韩广利做了询问笔录,问他什么时候开始做的,村民通过他在徐书生处存钱数目、给村民的利息及给他的提成,以及和徐书生的关系等问题。约两个小时后,询问结束,他被警方刑事拘留,随后被送到南皮县看守所。其他信贷员也均被刑事拘留。
  韩广利称:“我们信贷员只知道往里面存钱,不知道钱去哪儿了。”
县政府曾整顿
但该社做假账
  记者通过全国企业信用信息系统查询了解到,2015年7月9日、2016年7月11日,该合作社因未按规定报送2014年度、2015年度的年度报告并公示,而被南皮县工商局列入经营异常名录。2016年4月22日,工商部门在依法履行职责过程中,通过登记的住所无法与该农民专业合作社取得联系,再次将其列入异常名录。
  南皮县政府回应称,他们几年来对全县农民合作社进行了统一整顿治理,其中包括南皮县寨子谷物种植专业合作社,但由于涉案合作社以虚假账目逃避检查,因此对其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毫无知晓。
      (据《京华时报》)
责任编辑:李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