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法制专刊

她们也能享有土地补偿款项

2016-10-24 09:39:00作者: 颜梅生来源:农村大众

如果要说非法收养的女儿、婚后未分得土地的媳妇、户口已经迁出的改嫁女,也能获得征地补偿款项,恐怕很多人都不会相信,但事实真的如此。婚后未分得土地也能享有土地补偿  【案例】 刘晓芳于2013年8月嫁给在10公里外居住的张成发,并于次月将户口迁至张成发所在的村民小组。

  如果要说非法收养的女儿、婚后未分得土地的媳妇、户口已经迁出的改嫁女,也能获得征地补偿款项,恐怕很多人都不会相信,但事实真的如此。这到底是为什么?
非法收养的女儿
也能获得土地补偿
  【案例】 刘国平与张新琳夫妇于2001年元月未经有关部门批准,将时年6岁的肖某收为养女。同年底进行农业户口登记时,肖某入户登记在以刘国平为户主的常住人口登记表内,而村委会、村民小组都没有表示反对。此后,肖某一直随刘国平、张新琳夫妇共同生活,并参与承包土地的经营。2016年元月,因村里有大片土地被征收,有关部门发放了征地补偿款项。而就该款的分配问题,村委会以肖某系非法收养为由,拒绝对其发放。
  【点评】 村委会的做法是错误的。土地被征用后,能否成为相应补偿的分配对象,取决于其是否具有该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而资格的取得有三种形式:一是父母均具有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或一方具有成员资格且依法登记为集体经济组织所在地常住户口,其子女自出生时起即可以取得成员资格;二是因婚姻、收养关系,在集体经济组织所在地生产、生活,并将户口迁入了集体经济组织所在地;三是因国家建设或其他政策性因素,通过移民进入集体经济组织所在地生产、生活,并将户口迁入该集体经济组织所在地。本案中,刘国平、张新琳夫妇系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虽非法收养肖某,但肖某的户口并非非法,而是通过公安机关登记为他们家的常住人口,且肖某一直随他们夫妻生活,并以他们承包的土地作为基本生活保障,因而已经具有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
婚后未分得土地
也能享有土地补偿
  【案例】 刘晓芳于2013年8月嫁给在10公里外居住的张成发,并于次月将户口迁至张成发所在的村民小组。鉴于土地紧张等多种原因,村民小组一直没有调整给刘晓芳土地用于生产经营。2016年3月,由于国家征用村民小组的土地,村民小组因而获得了一笔土地补偿款。可村民小组在确定土地补偿款分配方案时,却以刘晓芳没有实际分得土地耕作为由,拒绝向其分给人均的3211.2元。刘晓芳虽然一再抗议,但村民小组却一直不予理睬。
  【点评】 刘晓芳同样有权享有土地补偿款。一方面,刘晓芳具有该村民小组成员资格。刘晓芳的户口已迁至村民小组,表明其户口得到了法律认可,应当具有村民小组成员资格。姑且不论未分得土地是对刘晓芳的权利侵犯,至少不能说是刘晓芳的过错,即不能以此影响刘晓芳已经存在的户籍。另一方面,刘晓芳享有土地补偿分配权。土地补偿费系国家对集体土地所有权丧失的补偿,其分配主体是征地补偿安置方案确定时所有具有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的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农村土地承包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24条规定:“征地补偿安置方案确定时已经具有本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的人,请求支付相应份额的,应予支持。”而刘晓芳已于2013年9月将户口迁至村民小组,村民小组“征地补偿安置方案确定”却是在2016年3月,即具备该规定要件。
户口虽已经迁出
也能获取土地补偿
  【案例】 2014年5月,葛晓娟丈夫因车祸死亡。半年后,葛晓娟改嫁到邻县。不久,户口也迁到了邻县,但并未在邻县取得承包土地,原来所在村民小组的承包地也没有撤销。2016年4月,国家因建设之需征用了葛晓娟老家的土地,但11万余元补偿征地款项却被小叔子全部领取。葛晓娟得知此事后,曾多次要求小叔子给回,但小叔子以她户口已迁走、不仅不属于他们家的人,也不再属于村民小组的人,即不具有获得资格为由拒绝。
  【点评】 葛晓娟有权要求小叔子给回属于自己的补偿征地款项。一方面,《土地承包法》第三十条规定:“承包期内,妇女结婚,在新居住地未取得承包地的,发包方不得收回其原承包地;妇女离婚或者丧偶,仍在原居住地生活或者不在原居住地生活但在新居住地未取得承包地的,发包方不得收回其原承包地。”正因为葛晓娟改嫁之后,“在新居住地未取得承包地”,决定了其对原有的承包地仍然享有承包经营权,自然也就有权获得补偿征地款。另一方面,《民法通则》第九十二条规定:“没有合法根据,取得不当利益,造成他人损失的,应当将取得的不当利益返还受损失的人。”鉴于小叔子对葛晓娟承包经营的土地并不享有权利,也就意味着其无权享受来自该土地的任何收益或补偿,其私自领取并占有补偿征地款,无疑属于不当得利,自然必须无条件承担偿还责任。(颜梅生)
责任编辑:李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