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法制专刊

一米宅基七年矛盾 三起诉讼终解纠纷

2016-11-14 15:54:00作者: 仇忠浩来源:农村大众

商河县小徐村的徐成亮和徐景强两家人,一段时间以来比较烦,他们两家人,因为盖房子闹起矛盾,在商河法院打起了官司,这一打就是三起。徐成亮始终坚持自己没有赔偿能力,法庭无奈将该案依法判决,因双方系互相殴打,由徐成亮赔偿徐景强医疗费、误工费等全部损失的一半,共计14000余元。

  商河县小徐村的徐成亮和徐景强两家人,一段时间以来比较烦,他们两家人,因为盖房子闹起矛盾,在商河法院打起了官司,这一打就是三起。
盖角门引起宅基纠纷
一言不合大打出手
  徐成亮与徐景强是前后邻居,徐成亮的家在徐景强的南边。徐景强去年把自己家的角门进行翻盖,要把角门的南墙往南挪几十厘米,与徐成亮的北墙相距不到70厘米。徐成亮见邻居的地基离自己的房子太近,便来阻止徐景强施工,说徐景强占用了他家的宅基地。一来二去,两家的矛盾升级,从双方争口角、言语不和到后来提拳头、大打出手。在徐成亮又一次阻拦时,两人扭打到一起,徐成亮在打斗过程中咬住了徐景强的右手拇指,结果造成徐景强右手指骨骨折。后来公安机关介入,双方均因为打架行为受到了相应处罚,而徐景强的伤势构成了轻微伤。
  原来,徐成亮在2008年建房子时,将自己房子的北墙往南移了一米左右,徐成亮说当时重新规划北墙是为了盖房方便,留出一米的距离方便搭架子和以后排水,而徐景强则称当时是村里统一规划,徐成亮的宅基地南北过长,村里要求挪动一米,平衡前后两家的面积。徐成亮的房子建成以后,徐景强依着徐成亮的北墙搭建了一间简易棚,双方此后就这一米宅基的问题一直矛盾不断,徐成亮要求徐景强拆除简易棚、出费用维修漏水,徐景强则主张自己有权在村里规划的宅基上加盖建筑。徐景强去年修建角门,则彻底引爆了埋伏七年的矛盾。
徐成亮诉至法院
要求拆除角门恢复原状
  双方打架之后都有所冷静,徐景强的角门也逐渐完工,徐成亮终于想起了诉讼这条路,于是徐成亮以徐景强占用自己宅基地为由,要求徐景强将建设在自己宅基地上的角门拆除,恢复原状。开庭时,双方就宅基地的归属问题又是唇枪舌剑,徐成亮拿出了照片,显示老房子的地基确实比现在宽出一米,徐景强拿出了村委会的证明,证明宅基地已经重新划分。承办法官考虑到当事人双方是前后邻居,不管判决结果如何,冷冰冰的判决书都不能挽回两家人的关系,于是下大力气在调解工作上。法官给原告做工作,双方的邻居关系可能很长时间都不会改变,邻里和气肯定比邻里斗气有好处,同时因为徐成亮因打架给徐景强造成的伤害相对较重,所以劝告原告先退让一步,作出表率,如果被告也退一步,邻居之间的关系就会好转。原告经过考虑后,同意不要求拆除被告角门,所以撤回了这起案件,但是要求拆掉之前的简易棚,并且协助维修房屋。
医疗费无法协商
徐景强再起诉
  虽然第一起案件以撤诉结案,但是事并未了。法官与徐景强联系,希望能彻底解决矛盾。徐景强表示,在徐成亮赔偿医疗费等损失的前提下,他同意协助维修徐成亮的房屋,也可以拆掉简易棚。法官希望徐成亮拿出一部分钱来赔偿徐景强的损失,同时徐景强拆掉简易棚,并在适当时机协助徐成亮维修房屋。但是事与愿违,徐成亮拿不出赔偿,只是推脱当时拿不出钱,并且拆掉简易棚和赔偿医疗费是独立的两件事,没有必要一同处理。案件陷入僵局,徐景强以赔偿打架的损失为由,又将徐成亮告上了法庭。
  徐成亮始终坚持自己没有赔偿能力,法庭无奈将该案依法判决,因双方系互相殴打,由徐成亮赔偿徐景强医疗费、误工费等全部损失的一半,共计14000余元。
徐成亮又一次起诉
再调解案结终事了
  一份赔偿损失的判决显然不能解决问题,徐景强向法院申请执行赔偿,而徐成亮则又一次起诉到法院,要求判令徐景强拆除角门、拆除简易棚、协助维修房屋。经历前两起案件,承办法官依然把重点放在调解工作上。法官联系了村委会主任,了解到村里并没有统一规划,徐成亮2008年将房子往南退后一米左右到底是自愿还是当时班子决定他并不了解。说两家关系原本不错,因为徐成亮房子渗水才逐渐恶化。承办法官找出案件的关键主要在于徐成亮对自己房子渗水的担忧和双方之间的不信任。于是再次给原告做工作,徐景强的角门对房屋渗水影响不大,并且拆掉角门显得因小失大,让徐景强保证及时协助维修房屋能实现利益最大化。同时给被告做工作,损失已经由判决书予以确定,只有双方关系好转,徐成亮才会更快的履行。法官了解到两家人的孩子还是同学,又从两家人孩子的角度出发给双方当事人做了大量的工作,最后终于达成了协议,徐成亮先支付徐景强一部分赔偿,徐景强拆除简易棚,并保证徐成亮维修房屋时给予方便,两家人又逐渐建立起信任。
  两家人因为一米宅基地纷纷扬扬闹了七年,矛盾爆发后通过三起诉讼关系终于有了转机。俗话说:远亲不如近邻。邻里之间要互相体谅,互相帮助,多些忍让,多些信任,莫让谚语成为空话。  (仇忠浩)
责任编辑:李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