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图片新闻

冰湖挖藕人

2012-12-24 14:22:00作者: 来源:CFP

丁以金都不知道自己家从哪代开始以挖藕为营生的,他的祖上都是干这一行的。2012年12月22日,北京通州区大杜社镇西田阳村,忙活了一天,将一天的收成拉到路边等待小贩来收。22日忙活一天,丁以金和妻子收了250多公斤鲜藕,卖给小贩后,就是1000多元钱,刨去电费、肥料、租金等成本,一个月平均能赚上3000元钱。

  丁以金都不知道自己家从哪代开始以挖藕为营生的,他的祖上都是干这一行的。1995年,他从安徽巢湖老家来到北京,成了较早一批进京挖藕的外乡人。2月22日,通州区大杜社镇西田阳村,冰封的湖面上破开了一个大口。48岁的安徽人丁以金站在水中,挖掘湖底的莲藕。他的妻子张智芳则站在冰面上将挖出的藕捞出来洗干净整理好。在田阳村的一角,丁以金租了55亩地,每到莲藕成熟,他都要下塘挖藕。周岗峰/CFP

  22日是入九的第二天,天气异常寒冷。48岁的丁以金要在冰水里待上六七个小时,忍受常人难以想象的刺骨寒。冬天湖面结冰,丁以金要先用破冰机趟出一个长约20米,宽约4米的作业面,然后穿上挖藕的行装:上穿内衣、毛衣、夹克,再套上一身黑色的渔民所用的橡胶防水裤,才能下水。丁以金1米77左右的个头,半蹲身子后,水就到了他的胸口处。一条高压水带被丁以金压到水面下。水龙头对准被淤泥裹住的莲藕冲水,再用左手在浑水中摸索藕的位置,抓到后,顺势一捋,再斜着一拔——一串鲜藕就浮出了水面。虽然手上戴着毛线手套和胶皮手套,但没过多久,丁以金的双手就冻麻了。每隔半个小时,他就要上岸一趟,叼上一根香烟,缓一下,再重新下水。

  丁以金1米77左右的个头,半蹲身子后,水就到了他的胸口处。一条高压水带被丁以金压到水面下。水龙头对准被淤泥裹住的莲藕冲水,再用左手在浑水中摸索藕的位置,抓到后,顺势一捋,再斜着一拔——一串鲜藕就浮出了水面。

  22日,丁以金不得不提前结束工作,因为他的防水裤出了问题:左脚的裤管破了一个小洞。冰水从小洞里灌了进来,两层线袜都湿透了。

  2012年12月22日,北京通州区大杜社镇西田阳村,忙活了一天,将一天的收成拉到路边等待小贩来收。

  

  22日忙活一天,丁以金和妻子收了250多公斤鲜藕,卖给小贩后,就是1000多元钱,刨去电费、肥料、租金等成本,一个月平均能赚上3000元钱。“我觉得没有比这个更挨冻的工作,以后儿子不能再干这个了。”丁以金说。

责任编辑:李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