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社会新闻

史园村守护英魂七十余载

2019-04-11 14:54:00作者: 刘波来源:农村大众报

在单县谢集镇史园村附近,坐落着一处“史园烈士公墓”,当地群众尊称为“八路林”。2011年4月,单县民政部门再次对“八路林”进行规模修缮,建筑了长达500多米的仿古长城墓墙,为每位烈士敬立了墓碑。

  在单县谢集镇史园村附近,坐落着一处“史园烈士公墓”,当地群众尊称为“八路林”。
  “八路林”东西狭长,青砖环绕,分列4行的122座烈士单墓被柏树掩映,令人肃然起敬。
  这是一座以史园村名命名的烈士陵园。
  史园是一个300多人的小村庄。72年来,村民薪火相传,痴情守护着这122名长眠异乡的英烈。
  单县史料记载,这些无名烈士来自全国各地,多是早年参加革命的战士,隶属刘邓大军晋冀鲁豫野战军第三纵队,均在1947年1月24日解放单县县城时壮烈牺牲。
  那年的春节格外寒冷,大年初三(1947年1月24日)清晨,史园村群众一开门,发现村头空地上睡满了解放军战士,一个个抱着枪,背靠着背,浑身结满了冰霜。后来,大伙儿才打听到,晋冀鲁豫野战军发起豫皖边战役,刘邓大军第三纵队九旅的临时指挥所及后勤单位秘密进入史园村,为不打扰群众,战士们露宿荒野。在村头一处空宅设立了指挥部,准备解放单县县城。
  当天下午,解放单县县城的战斗打响了,很快将敌人包围在城内。时隔一日全线发起总攻,由于护城河结了厚冰,战士们只得挟着枪卧冰爬行,伤亡惨重。支前群众扛来秫秸铺在冰面上,战士们才得以跨过护城河,炸开城墙,冲进城区。
  第二天,战斗结束,一辆辆太平车把牺牲战士的遗体拉到了史园村西的荒野安葬。负责料理后事的史园村群众撕开烈士棉衣的右上肩,发现各有一块布条,写着烈士的姓名、职务、籍贯等。就在准备安葬烈士时,反扑的两架敌机紧贴着树梢掠过,一阵轰炸扫射,惊吓得群众趴在地上不敢动弹。安葬烈士被迫改在夜间进行,天寒地冻,群众只得点燃干柴用烈火烤松冻土挖坑……
  按照部队和地方要求,每位烈士用24尺白布裹身入殓,在墓前立一块建房用的青瓦,上面写上烈士的基本信息。
  当年的2月9日,国民党军队再次占领单县县城,连续三次破坏烈士墓。每次烈士墓惨遭破坏后,当地群众就会自发组织起来,悄悄地将烈士遗骸整理掩埋。后来,地方武装组织力量在此设伏,遭到沉重打击的敌人当了缩头乌龟,再也不敢进犯墓地了。
  由于烈士墓地屡遭敌人破坏,铭记烈士信息的青瓦已荡然无存,原本姓名齐全的122位英雄最终成了“无名烈士”。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单县民政部门想方设法与山西、河北、河南等地及刘邓所属原部队联系,并两次派出调查小组,搜集、核查、甄别相关信息,帮助122位无名英雄找家。然而,受诸多因素影响,至今无一名烈士魂归故里。
  并非特殊安排,也并非社会招募,看护墓地自然而然地成了史园村男女老少义不容辞的责任。大伙儿时刻惦记着革命先烈,在墓地周边栽植了柏树、槐树。逢年过节,史园村民都会按照当地的祭祀习俗,到墓地祭奠先烈。
  史园村民史玉兵的祖父史德埠、父亲史福元一直守护着“八路林”,到史玉兵一辈,三代人接力护陵70多个年头。祖父史德埠弥留之际,吩咐后人,千万把他的坟墓选在“八路林”附近,老人想继续与永远年轻的烈士们当“邻居”。最终,儿孙们了却了老人的遗愿。
  据了解,史传仁、张守礼、王景洪等百余名史园村民是“八路林”最忠诚、最执着的守望者。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夙愿:英魂难归故里,史园村人绝不会让烈士们孤单。
  2011年4月,单县民政部门再次对“八路林”进行规模修缮,建筑了长达500多米的仿古长城墓墙,为每位烈士敬立了墓碑。
  每年的清明节,谢集镇政府组织党员干部、中小学生及史园村群众到“八路林”祭扫,开展爱国主义教育。
  史福元老人说,为了单县的解放,为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革命战士献出了年轻的生命,甚至连自己的名字都没能留下,长眠在异乡的土地上。史园村人及单县人不能忘记革命先烈的丰功伟绩,要一代代传承责任和信念,好好地守护着革命烈士,让英雄安息他乡,慰藉他们的亲人!
责任编辑:李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