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山东新闻

一味禁止不能彻底解决饲料非法添加

2017-04-07 15:02:00作者: 来源:

——来自中国家兔绿色健康养殖研讨会上的报道
 

 

 

 

 3月24-25日,中国家兔绿色健康养殖研讨会在泰安举行,来自省内外的160多家兔业规模养殖场、饲料企业及行业监管、科研院所的从业者齐聚一堂,共同探讨兔业发展面临的问题。

 

 

 

  让大家聚在一起的,是山东省畜牧兽医学会家兔专业委员会、山东省现代农业产业技术体系特种经济动物创新团队、山东省畜牧协会兔业分会等行业组织。论坛的承办方,是山东宝来利来生物工程股份有限公司。大家讨论的话题,聚焦在3·15晚会中曝光的饲料非法添加问题。

 

 

 

  “媒体曝光不是坏事!能让行业更规范地发展。”省畜牧兽医学会家兔专业委员会主任姜文学的话,代表了大部分与会者共同的态度。那么,在此基础上,兔产业从业者、监管部门、科研部门还需要做哪些工作呢?下面就让我们一起来看看——
 

 

 

 

让抗生素“复位”

 

 

 

  抗生素为人类消除疾病的同时,近年来滥用导致的细菌耐药性问题,又严重威胁着人类健康。相关调查表明,我国抗生素总使用量约为16.2万吨,其中人用抗生素占到总量的48%,其余均为兽用抗生素。这些兽用抗生素,并没有直接用于疾病治疗,而是用于“预防”,添加到了饲料或者饮水中。

 

 

 

  “这在一定程度上说明,养殖产业还存在宣传空白和监管不力的情况。”省现代农业产业技术体系特种经济动物创新团队首席专家马泽芳说:3·15晚会后,团队成员马上走访了蒙阴、费县、沂南、诸城等部分县市的规模企业和养殖合作社,没有发现违规使用兽药的现象。他认为,杜绝央视曝光的这种情况,需加强宣传、监管力度。

 

 

 

  “抗生素不是不能用,关键是怎么用。”省农科院畜牧兽医研究所所长黄保华说,“最关键的是要把抗生素用好,让抗生素回到‘治病’这一定位上来!”他说,兔产业和家禽、生猪等产业相比,规模化、标准化、现代化水平需要尽快提高,在这个过程中,禁用抗生素或者说无抗养殖是不现实的,也是现在做不到的;最重要的是,在使用时要遵照规定,严格限制剂量、休药期。

 

 

 

  “无抗很难,但至少要保证在养殖中不用抗生素。”山东省畜牧协会总顾问张洪本说,作为从业者,无论做什么都要遵纪守法、遵守行规;对媒体曝光的问题,都要引以为戒。
 

 

 

 

 

 

呼吁法律“到位”

 

 

 

  作为公民,首先要遵守国家法律法规,对法律存有敬畏之心。蒙阴县兔业协会会长刘文友等人认为,现在对违法添加的处罚力度不够,也是很多从业者非法添加屡禁不止的原因,“不能查到只罚三五万元钱就完事”。

 

 

 

  “希望国家对兔子产业的相关规定更明确些,尤其是饲料添加剂。”与会的多家饲料企业负责人不约而同表达了同一个观点:兔子也会生病,和其他畜禽一样,也需要促进生长、预防肠道疾病的饲料药物添加剂,为此,相关部门应给予明确的规定。

 

 

 

  研讨会期间,这些饲料企业负责人向农村大众报记者反映:现行的《饲料药物添加剂使用规范(农业部公告第168号)》(附录)中规定,可在饲料中长时间添加使用的饲料药物添加剂,有氨苯砷酸、洛克沙胂、莫能菌素钠等33种,明确说明适用于“兔”和宽泛地标明“畜禽”的药物,只有盐酸氯苯胍预混剂和氯羟吡啶预混剂以及地克珠利预混剂;可是这三种药物,只能用于抗球虫,不能用于预防兔肠道疾病。在兔子养殖中,兔子死亡约八成是由肠胃毛病、腹泻引起的,所以,他们希望监管部门能明确规定几种可在兔料中添加的用于预防肠道疾病的药物添加剂。

 

 

 

  《饲料药物添加剂使用规范》中,没有明确规定适用于兔子的药物添加剂,是否能比照其他畜禽来使用呢?研讨会后,农村大众报记者为此咨询了省畜牧局饲料处副处长赵洪山。他告诉记者:在监管中,饲料添加鸭、鹅等禽类依照“鸡”的标准执行;羊和牛同属反刍动物,依照牛的标准执行;兔子饲料添加剂,除“适用动物”明确规定有“兔”的外,其他“适用动物”范围为“畜禽”的才能添加。也就是说,在生产,兔料加工企业只能添加氯苯胍、氯羟吡啶以及地克珠利这三种驱虫药物,没有明确规定允许应用的其他药物添加剂。

 

 

 

  作为特种养殖中的门类,因其节粮节地污染小,我国的兔产业近年来不仅在国内地位越来越重要,而且在全球兔产业中占据了举足轻重的地位。据联合国粮农组织统计:2015年我国兔肉产量占到了全球总产量的41.9%,兔毛和兔皮的生产,占到了全球的90%。同时,与猪牛羊禽等相比,兔业养殖投资小见效快,在解决农村留守人口就业、推动精准扶贫中也起到了不可小觑的作用。为此,多位兔饲料加工企业负责人呼吁:农业部及其相关监管部门,要征求饲料行业、养殖及兔产业体系专家的意见,尽快明确兔饲料可作为添加剂的药物,以中止整个兔产业的乱象,促进养兔产业的健康、有序发展。
 

 

 

让替代品“上位”

 

 

  兔子作为一种普通动物,和其他畜禽一样,也会生病。那么,在生产实践中,如何更好地防病治病呢?  研讨会上,与会者也都各抒己见。“防胜于治,用中药养兔。”蒙阴县畜牧局副局长姜前运的观点代表了一部分人的看法。他说,蒙阴县作为长毛兔养殖之乡,在长期的饲养过程中,积累了丰富的经验,譬如,在搞好管理、保证兔舍卫生的条件下,将鱼腥草、白头翁、大青叶、忍冬藤等合理配伍,添加到饲料中,能有效预防兔子消化道和呼吸道疾病。

 

 

 

  “现在很多人养兔子,50%是滥用药治死的。”姜前运认为:当兔子需要用抗菌药物时,用青霉素、卡那霉素等简单的药物就可以,没有必要用那些价格昂贵、升级换代的产品;同时,有些中成药效果也很好,譬如穿心莲口服液。

 

 

 

  “微生态制剂,是饲用抗生素的天然替代品。”山东宝来利来生物产业集团董事长、中国动物微生态学会副理事长单宝龙说:无论是养兔子还是其他畜禽,养殖就是养肠道,内调是根本,利用益生菌及其代谢产物调控肠道病原微生物,能有效提高动物免疫机能,充分发挥其生长潜能。

 

 

 

  将中药和益生菌进行组合,再加上相关的维生素和氨基酸,也能起到替代抗生素的作用,并且效果显著。四川恒通动物制药有限公司山东分公司相关工作人员,也在研讨会期间,分享了自己的经验。

 

 

 

  但是,兔子只吃饲料不行吗?非得加中药、微生态制剂等东西吗?毕竟,只要是添加,就增加成本。

 

 

 

  “关键是饲料污染的问题,现在无法解决。”原山东省实验动物中心主任、中国兔业协会专家组组长窦如海认为:兔料以花生秧、苜蓿草为主要原料,几乎都有不同程度的农药残留;兔子肠胃天生较敏感,这些农药残留进入体内后,轻则发生肠道疾病,重则中毒死亡。为此,他建议:大型规模化兔场,要建立自己专门的牧草基地,以减少饲草污染,保证兔子健康。

 

 

 

  如果条件不允许建立专门的牧草基地,与内蒙等地的饲草生产商合作,也是一个不错的办法。山东嘉实牧业(集团)董事长韩守岭说:优质的饲草原料,再加上封闭化兔舍、标准化管理,有利地保证了兔群健康成长;“防病不见病,见病不治病”,这是嘉实牧业(集团)一直奉行的养殖理念,也是该公司获得快速、健康发展的重要原因。农村大众报记者 魏新美
 

 

 

 

 

 

 

 

责任编辑:李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