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齐鲁各地

城里学会机械制造 回乡修理锄头铁锨

2016-12-19 09:57:00作者: 孙成民 张天银来源:农村大众报

(记者孙成民 张天银 通讯员杜爱峰)收完了秋,平邑县铜石镇烈庄村72岁的杜爱新把铁镐送到同村的曹春付家里,上午送去的,下午就修好了。曹春付挂出了修理农具的牌子,从犁、耙到铁锨、锄头,送来什么他修什么。

  △曹春付在用角磨机修石碾。

 ▲曹春付家60多平方米的院子里,放满了修理用的各种工具。

 

  农村大众报平邑讯 (记者孙成民 张天银 通讯员杜爱峰)收完了秋,平邑县铜石镇烈庄村72岁的杜爱新把铁镐送到同村的曹春付家里,上午送去的,下午就修好了。杜爱新这把铁镐用了20多年了,已经用得很钝。“我还有3亩地,我们山岭地区,地头地边离了铁镐不行。”他说,“买把新的,要30多元钱;我修只用了5元,一样用。”
  杜爱新说,要不是曹春付干起这些修修补补的活儿,他修这把铁镐有两个办法。一个是赶集,一个是在村里等铁匠下乡。
  曹春付说,他修补农具之类的,就是因为附近农民要想修补个锄头钁头之类的,太不容易了。他18岁到天津,学了两年的机械制造,学成后在大企业干机修。“车床上的活儿,我都会。”他说。后来父母年纪大了,他就回到农村。
  回到家后,曹春付心里一直想为乡亲们做点什么。当地种大蒜的多,收获后要用剪刀把每头蒜的根须剪下来,是件费时费力的活儿。后来改用小铡刀,速度快了,但不小心会铡到手。曹春付经过反复试验、改进,发明了一种他称之为“切蒜机”的手工小机械。用“切蒜机”切蒜须,比铡刀快一倍多不说,还不用担心切伤手。
  曹春付买来了电气焊、切割机、冲压机和二手的旧车床,在家里做“切蒜机”。他在忙着时,总不断有村民拿着各种农具来问:能修吗?这些修补之类的活儿,对于学过机械制造的曹春付来说,不是件难事儿,他就顺手给修了,有时收个三五元的材料、工夫费,有时不收钱。
  来要求修东西的人多了,曹春付就留了心。他了解了一下,周边几十里范围,现在只有3个打铁的。农业早已进入了大机械时代,小农具用处少,用得当然就少,因此需要修补的比以前少很多,这是铁匠铺大量减少的主要原因。但大机械农业时代,小农具也时时能用到,尤其是在丘陵山地地区。周边的3个铁匠,都年过70岁了,他们老得打不动铁了,谁来帮农民修补这些东西?
  曹春付挂出了修理农具的牌子,从犁、耙到铁锨、锄头,送来什么他修什么。修补一件,一般收三五元钱,很简单的修理仍然不要钱。只不过,他修理这些农具,用的不是烘炉,而是电气焊和车床。
  挂出修农具的牌子后,有人拿着菜刀、剪子,推着老一代留下来的大铁锅,上门问他能修不。曹春付的回答一律是能。他让人先把东西放下,拿自家的东西做试验,试验好了再给人修理。他修理一口大铁锅,收十来元钱,而买一样大小的要200多元。到现在,农村传统的生产、生活用具,农民送来什么他修什么。
  2014年夏天,村干部找到曹春付,村里那台300多年的石碾坏了,找不到会修碾的人,你能修吗?曹春付说:“我试试。”传统修石碾用的是锤子和钎子,他确实不会用。他想到了切割、刨光大理石用的角磨机。用角磨机摸索干了一个多月,他修好了村里的老石碾。村里人说,曹春付修的石碾,推起来轻快。此后,他又多了件活干:修周边村的老石碾。

 
责任编辑:李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