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齐鲁各地

交流·碰撞·智慧——来自首届乡村治理论坛的报道(上)

2017-04-21 09:56:00作者: 来源:

编者按 4月13日至14日,首届乡村治理论坛在济南举行。

 

来自山东各县(市区)、乡镇(街道)、村居(社区)的100多位代表出席。部分与会代表介绍了当地独具特色的乡村治理实践经验。同时,山东省农业专家顾问团农经分团副团长刘同理、山东财经大学农业与农村经济研究中心主任王蔚、山东农业工程学院经管学院院长李百秀、山东社会科学院省情研究院首席专家李善峰、山东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所长张清津等专家做了精彩点评。

 

 

让农民自己选择,而不代替农民选择

 

农村大众报记者 李伟

 

在4月13日至14日举行的首届乡村治理论坛上,潍坊高新区新钢经济发展区、临朐县嵩山生态旅游区、平度市南村镇庄干村等单位代表,介绍了各自在社会管理创新方面的新做法、新经验。

 

让群众自己做主

破解拆迁难题

 

城市棚户区拆迁改造被称为“天下第一难”。如何破解这个难题?潍坊高新区新钢经济发展区率先探索实施“自改委”模式,取得了良好效果。

 

新钢经济发展区党工委书记齐亚杰表示,潍坊高新区自2016年春天开始,计划用3年时间完成辖区内所有棚户区改造工程。为此,当地制定了发动广大居民参与,让其自主决策、自我治理的拆迁改造思路。新钢经济发展区按照“上级指导、社区党支部领导、居民自治”的原则,在8个社区率先成立了居民自主改造工作委员会(简称“自改委”),专门负责棚户区改造旧房拆迁等事宜,成员包括社区党支部、居委会班子成员,党员代表、群众代表,还有威望高的老干部、老党员。

齐亚杰说,“自改委”的主要工作是深入各家各户调查研究,拟写棚户区改造的初步方案,并根据群众提出的一系列问题,修改完善方案,再张榜公示方案,然后入户宣传方案和有关政策,耐心解答群众提出的问题,引导居民积极参与拆迁工作。

 

实践证明,采用“自改委”模式,居民热情高涨,参与度高,自愿拆迁、自主改造、自我治理成为潮流,不少社区旧房拆迁进度之快大大出乎意料。新钢经济发展区中官庄社区仅用8天时间,就完成了所有107户的拆迁任务,同时,没有因拆迁发生一起纠纷和上访事件。

 

一中心村一社区

打通为民服务最后一公里

 

临朐县嵩山生态旅游区地处县城西南部,辖11个中心村,2.1万人口。前几年,进行合村并点,几个村联合成立农村社区,但许多社区定位模糊,功能不完善,甚至出现社区“空壳化”现象。

 

对此,嵩山生态旅游区管委会在辖区内11个中心村全部建成社区管理服务中心,承担协调解决群众反映事项、社情民意收集、矛盾化解等职能,为群众办事提供方便,缩短政府管理和服务的半径。

 

嵩山生态旅游区管委会党建办主任王国帅表示,目前,各村社区管理服务中心有效解决了服务群众“最后一公里”的问题。此外,通过下沉干部力量,把不稳定因素和矛盾纠纷第一时间化解在基层。

 

用“5个坚持”

打造美丽村庄

 

在远离总部资源情况下,如何让普通村庄经济、环境等各方面得到发展。平度市南村镇庄干村坚持“建立一支好队伍、落实一套好制度、完善一套好体系、找准一条好路子、构建一个美好的前景”,把小村庄建成了美丽乡村。

 

庄干村党支部书记兼村主任王恩忠表示,在农村,牵扯到老百姓生活的生产路、自来水、宅基地、集体资源分配等事项,这些都做了阳光公示。做好服务的同时,搞好民生,在美丽乡村建设、文化大院配置方面,都让村民真正得到实惠。王恩忠说,在村庄发展过程中对症下药,找准符合当地实际的蔬菜生产、物流、商业等项目,帮助各家各户找到一条致富路子。

 

手机微信热线

畅通群众诉求新渠道

 

博兴县曹王镇为实现群众声音诉求直通零距离,2015年开通了“魅力曹王”微信公众平台,开设了“便民服务”栏目,为群众提供便捷的服务。在广泛征求意见的基础上,今年2月份又增开了“我要诉求”专栏,将群众诉求与建言献策结合,让群众感受到曹王发展的责任与义务,使得反映问题更直接也更容易接受。

 

◎专家点评

 

山东省农业专家顾问团农经分团副团长刘同理表示,相关单位代表们的发言,主题简练,亮点纷呈,特色鲜明,形成了一批可学习、可复制的经验。

面对拆迁等难题,应该怎么办?潍坊高新区新钢经济发展区等地,选择了走群众路线,尊重群众的首创精神,让农民自己去选择,而不替代农民来选择。新时期,农村工作的核心精神还是走群众路线。

 

临朐县嵩山生态旅游区管委会服务下沉、庄干村村务透明等做法都表明,做好农村各项工作,离不开诚恳、守信、公正、公开等原则。

 

 

 

规范组织管理 淡化精英作用

 

农村大众报记者 房孝钰

 

 

近些年,以经济发展作为主导,以解决民生问题为切入点的乡村治理模式,在我省涌现出大量优秀案例。邹城市张庄镇东北洼村党支部书记张计果和寿光市洛城街道东斟灌村党支部书记李新生作为其中的典型代表,在4月14日首届乡村治理论坛研讨会上分别作了发言,谈了各自的探索和体会。

东北洼村:

 

整合土地资源,集中种植

 

东北洼村位于邹城东部山区,2001年前,是个典型的“穷乱差”村。近些年,在村“两委”带领和村民们努力下,该村实现各项事业顺利发展。为拓宽集体经济发展路子,2013年村里领办了东北洼拇指山核桃种植专业合作社。

 

该村党支部书记张计果介绍,目前这家合作社共有社员58户,核桃种植面积1000亩。“村民过去主要种植花生和地瓜,因是丘陵地区,土质较差,忙活一年也就赚个几百块钱,严重打击了村民种植积极性。在专家建议下,从2013年开始,我带着村民调整种植结构,共栽种1000亩核桃。”张计果说。

 

为将零散土地整合起来,张计果首先对该村村民土地种植情况作了调查统计。“根据该村村民种植现状,外出打工者以每年每亩300元的价格将土地流转给村集体,村集体再以300元每亩价格流转给58户种植大户。实现了统一管理,规模经营。”张计果介绍说。

 

“三年之后,每年每亩土地提高5%的地租价格,每三年一递增,也就是说每三年累计提高5%的流转价格。此块收入作为村集体收益。”张计果介绍说。

 

东斟灌村:

领办合作社,以发展聚民心

 

洛城街道东斟灌村不毗邻中心城区,不靠近交通要道,也无资源优势,世代以农耕为主,曾经贫困落后。如今,这里成了远近闻名的彩椒生产专业村。尤其近几年,在村党支部书记李新生的带领下,先后成立了三家合作社。

 

2008年10月,村委牵头成立“斟都”果菜合作社,实行“合作社参与中介、客户与种植户买卖分离、购销钱款集体负责”,杜绝了收菜不付款、村民拿“白条”现象,并在技术、农资、营销、品牌等方面为菜农提供一系列服务。2012年5月,李新生又带领村党支部创办了土地股份合作社,村民以土地承包权入股,解决了人地矛盾问题,实现了集体、村民双受益。2013年10月,村里又成立了资金互助合作社,盘活了村民手中的“闲钱”,既让村民得到了资金收益,又打破了规模发展的资金瓶颈,获得了山东省第一个合作社资金信用互助业务营业执照。

 

“合作社的成立整合了土地资源,盘活了资源,提高了利用率。”李新生说,接下来他会带领村民更好地发展好合作社。

 

◎专家点评

 

听了两位村党支部书记的介绍,山东社会科学院省情研究院首席专家李善峰点评称,这两个都是能人治村、精英治村的成功案例。“美中不足的是,这两个村的发展,更多的是体现了个人——精英的作用。我认为,合作组织参加农村社区的基层管理是一个方向,社会协同也不能是个人协同,而是不同组织之间的协同合作。”

 

根据此类组织目前出现的问题,李善峰建议,合作组织在下一步的发展中应该更加规范化,建立法人治理结构,独立运行;社会组织注册登记,必须建立规章制度;同时,淡化精英人物的作用。

 

 

 

乡村生态:效果初显 任重道远

 

农村大众报记者 魏新美

 

 

此次论坛,申报乡村环境治理的案例比较多,尤其是济宁市的案例,非常多。这在一定程度上说明,不仅是济宁,我们省内大部分乡村,这两年都受益于国家提出的“美丽乡村建设”及城乡环卫一体化等举措。

 

在申报的案例中,平度市明村镇的村庄环境治理和滨州经济技术开发区杜店街道办事处狮子刘村旅游开发的经验,颇受关注。

 

明确定位,分阶段推进

 

明村镇在村庄环境治理方面,首先明确了各方的定位,即政府主导、群众主体、市场主力,分阶段推进。在治理初期,成立以镇党委书记为总指挥的环境整治指挥部,统筹全镇环境综合整治,并建立了一整套严格的督查奖惩机制。对后进村负责人,诫勉谈话或组织处理;对在整治考核中获得满分奖励的村庄,给予1000-12000元不等的奖励。为了发挥群众主体作用,该镇充分利用广播、宣传栏、微信公众平台和公益演出等形式,多角度、全方位、立体式宣传环境整治的重要意义,有效激发了村庄干部和广大群众参与环境整治的热情;同时,通过村规民约、党员联户、村民自主评议等方式引导村民自我约束、自我管理。村庄环境整治初见成效后,该镇适时把镇村环卫保洁推向市场,与昌邑市满国环卫有限公司和平度市市政环卫有限公司签订卫生托管协议,实现了卫生清理市场化、专业化。

高位起点,软硬件综合升级

 

滨州经济技术开发区狮子刘片区是一组郊区村落,既没有秀美山水,也没有历史文化底蕴。然而,仅用了一年的时间,狮子刘片区就变成了干净整洁、花团锦簇、有着江南风情的花园式新农村,被誉为“平原地区发展乡村游的奇迹”,成功入选“山东省乡村旅游特色村”和“首批中国乡村旅游模范村”。这个奇迹是如何实现的呢?

 

首先,该地坚持顶层设计,高位起点,聘请有关专家实地调研论证的基础上,先后编制了《滨州经济技术开发区乡村旅游发展规划》、《滨州经济技术开发区狮子刘片区控制性规划》;与此同时,以村庄软、硬件设施升级提档为重点,多渠道筹措资金,高标准建设游客服务中心,实施给排水、污水处理、燃气入户、弱电工程等项目建设,启动绿化和亮化提升、街巷硬化、旱厕改造工程,配套了狮子刘片区污水处理中心,尤其是专门投资6000万元实施了南环河综合整治,让村庄面貌实现翻天覆地的变化。规划和硬件有了,他们还组织开展龙舟大赛、泼水节等一系列乡村旅游文化活动,打造乡村旅游品牌。在经营中,不断创新机制,吸纳有实力的大公司、知名人士、知名品牌参与管理运作。

 

立足生态环境,开发乡村旅游

 

2016年5月,山东万邦国际物流有限公司参与临朐县九山镇牛寨村扶贫项目,并制定了提升牛寨旅游产业规划,扩大加快农副产品外销,成立了万邦农副产品专业合作社。开发乡村旅游过程中,万邦公司立足山清水秀、生态良好的基础优势,坚持以“两聚一高”(聚力创新,聚焦富民,高水平建设小康水平)生态文明理念为引领,以城乡一体化发展为主线,创新思路举措,保持乡村美丽,因地制宜开发乡村旅游。

 

◎专家点评

山东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所长、研究员张清津认为,乡村治理,从来不是一个理论问题,而是一个“做”的问题。他认为,乡村生态治理主要包括三个方面。

一是从上到下的重视程度。现在政府在这方面非常重视,也投了很多钱,如乡村改厕,大部分地区是国家、当地政府与老百姓共同分担。改厕对农村环境卫生是一个很大的提升,但污水处理是一个非常难的问题。从技术层面上来讲,可以设置地下沟槽,但成本又很大,所以建议有经济实力的村,在这方面进行积极探索。

 

二是村庄环境绿化和粮田的矛盾。这些年一直在强调粮食安全,同时为了保证耕地,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村庄绿化。现在我们国家粮食基本上能够自给,同时又需要进口大量的木材,所以希望以后能在土地利用上,向绿化适当倾斜。

 

三是土壤环境。现在的土壤环境,也到了非改善不可的地步。这个问题,也引起了国家的重视。有些财力雄厚的政府部门,譬如寿光市,每年拿出大量资金,鼓励农民改善土壤,但大部分地区,因为经济效益的问题,对土壤治理还重视不够。

 

总之,农村的环境和生态治理工作,是一个任重道远的问题。

责任编辑:李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