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沃土专刊

  • 寂寞梧桐

        梧桐是中国古典诗词里常见的意象。那天,站在老家的宅院里,抚摸着粗糙的泡桐树干,我一度精神恍惚。我请教过许多人,但得到的回答总是令人失望,人们所谓的梧桐基.....

    11月01日
  • 柿柿如意

        金秋时节,我们沿着金色的道路由济南市区向北,结伴到济阳县垛石镇采摘蜜柿。对于柿子的初始记忆,缘于幼时的柿饼,那是40多年前的一个春节,老家的小姨寄来包裹,.....

    11月01日
  • 报纸里的乾坤

        尽管现在获取信息和新闻的途径很多,什么互联网,手机微信等等,但我仍然对读报看报兴趣不减,特别是对报纸登载的言论文章尤为喜爱。许多年里,从思想和行为习惯上.....

    11月01日
  • 教师节里的乡愁

        我接过奖品时,书记笑着说:“听说你是大学生,教五年级,明年的毕业班如果有一半的升学率,我就奖励你毛巾被。多少年里,那个搪瓷缸子就一直陪伴着我,每当看到它,.....

    09月13日
  • 挑一担月亮回家

        还没通自来水前,我们村的人要到村西的老井去挑水。村庄的一天,是在老井旁被开启的。村里通了自来水后,老井开始沉寂下来,井台上的脚印渐渐少了,最后绝迹了,只.....

    09月13日
  • 微信的背后

        古代交通不便,通讯原始,“岭外音书绝,经冬复历春”“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唯恐句句说不尽,行人临行又开封”,但古人没有今人累,也没有今人忙,今人繁杂而.....

    09月13日
  • 还有什么正在消失

        我总感到遗憾,为什么那时候没有一个相机,将那小河留住,将那水井留住,将那石碾留住,将那老屋留住,将那一汪鹅鸭留住。比如镰刀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消失,联合收割.....

    09月13日
  • 开花的无花果

        总以为无花果是不开花的,直到亲自种了一棵无花果树后,才知道,这种认识原来是错误的。无花果却并没有因为我们的误解和漠视而放松自己的追求,在秋天,它终因累累.....

    09月01日
  • 惊秋

        清晨醒来,静听,窗外扫除落叶的声音,刷刷,刷刷地响着;一阵风过,能听到落叶在风的裹挟下,穿行于空旷的街道,发出沙沙、沙沙的声响;晨露未消,还能听见躲藏在某.....

    09月01日
  • 一个村庄的公众号

        一个村庄的公众号,已快满一周岁了,它在互联网的海洋里,飘着村庄里的稻花香,让城里的游子们,穿在一根村庄的老藤上,再次感受着农历二十四节气的天光雨露。” .....

    09月01日
  • 细微的善良

        张叔外号叫张大邪,脾气暴躁。可就是这样一个有脾气的人,每当外村人来打听路的时候,张叔总是像换了一个人一样,笑嘻嘻地告诉人家路怎样走,如果是打听本村的人家.....

    09月01日
  • 微笑的力量

        微笑如花绽放,不管是智残人脸上呆板僵硬的笑,还是人们路遇时相互间示意的笑,这淡淡的微笑是心境坦然、相依相偎、和善友好的展现,是心灵的力量,是绽放着禅意的.....

    08月16日
  • 迷上举重

        举重比赛转播结束,我时常“举兴”未消,家里的许多物品,都成了我的举重器材。在妻子的阻止下,我死了在家里举沙发的心,但这“心”却延续到了楼道。我得意地笑了.....

    08月16日
  • 小气的背后

        强两口子真算是十足的小气鬼。那天,小文来我家玩,看着满桌子的零食,眼睛都直了。强两口子都在企业上班,平时身上穿的衣服都是几年前的,厂里的工作服整日披在身.....

    08月16日
  • 歌唱的种子

        稻种黄了,爷爷用镰刀将稻穗割回来,然后用手将稻穗中间一段最饱满的籽粒一点一点地捋下来,晒干,作为来年的稻种。彼时,爷爷对种子的那份虔诚,我看在眼里,虽不能.....

    08月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