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沃土专刊

微笑的力量

2016-08-16 15:22:00作者: 来源:农村大众

微笑如花绽放,不管是智残人脸上呆板僵硬的笑,还是人们路遇时相互间示意的笑,这淡淡的微笑是心境坦然、相依相偎、和善友好的展现,是心灵的力量,是绽放着禅意的莲花。(二)  行走上下班的途中,总能遇到一些过去的同事、熟人,哪怕隔路相望,我们总是微笑着相互示意。

  ●刘福田

  微笑如花绽放,不管是智残人脸上呆板僵硬的笑,还是人们路遇时相互间示意的笑,这淡淡的微笑是心境坦然、相依相偎、和善友好的展现,是心灵的力量,是绽放着禅意的莲花。
(一)
  我在开封火车站的北面那个低矮平房密集的住宅区,常见到过一个不满10岁的盲童。他深陷的两个眼窝,让整张脸多了几分“骷髅”感。
  我多次见到这位盲童,他每一次行走都是用手先触摸熟悉的参照物,以至于墙体上那几个位置,都泛着滑滑的亮光。这位盲童和一位满头银发的老太太生活在一起,我听到过盲童喊她“奶奶”。
  每次见到这位盲童,他从未闲过手,总是在帮奶奶做些家务,要么是摸索着剥花生,要么是在自己两个膝盖上有规律地缠着毛线。但无论何时何地,盲童总是嘴角上扬,满脸都是灿烂的微笑。
  我曾无意间听到过一次这祖孙的对话,奶奶对盲童说:“对面矮墙上的梅豆开满了紫色的花,墙角的丝瓜爬满了架,满架都是焦黄的花……”盲童听得有滋有味,微笑溢满脸庞,幸福而专注。
  开封一位知情的同事告诉我,盲童很不幸,出生就没有见到过光亮。狠心的父母曾多次想把他遗弃,是他的奶奶执意留下,用米汤一天天喂养大的,这孩子也出奇地懂事,无论日子怎样的跌跌撞撞,总是微笑着面对。
(二)
  行走上下班的途中,总能遇到一些过去的同事、熟人,哪怕隔路相望,我们总是微笑着相互示意。
  阎主任是我最近途中遇到最多一位,我们曾在一起工作六年。每次见面,他总是不笑不说话,同事间没人不说阎主任好。他也经常劝说年轻同事:多与人为善、与人为友,真诚地微笑着面对日常工作,整个空间都是阳光灿烂的……
  我在四川成都宝光寺看到过这样一个楹联:你眉头着什么急,但能安分守贫,便收得和气一团,常向众人开口笑;我肚皮这般样大,总不愁吃虑穿,只讲个包罗万物,自然无事放心宽。
  这微笑里有春雨的清幽、夏阳的炽热、秋风的醇厚、冬霜的清冽,每一个笑靥里都有生命本色的光芒,盎然的微笑像湛蓝的湖,轻轻荡漾在脸庞,没有一丝涟漪,远离尘嚣,淡泊宁静,总有说不完、道不尽的禅意在其间,犹如莲花般徐徐地绽放。
责任编辑:李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