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沃土专刊

报纸里的乾坤

2016-11-01 16:03:00作者: 来源:农村大众

尽管现在获取信息和新闻的途径很多,什么互联网,手机微信等等,但我仍然对读报看报兴趣不减,特别是对报纸登载的言论文章尤为喜爱。许多年里,从思想和行为习惯上形成了读报看报的嗜好,一天不看报,就像一天没有吃饭。

  ●魏益君

  尽管现在获取信息和新闻的途径很多,什么互联网,手机微信等等,但我仍然对读报看报兴趣不减,特别是对报纸登载的言论文章尤为喜爱。这种对报纸的根深蒂固的情结,应该追溯到二十多年前。
  上世纪八十年代,我高考落榜,赋闲在家。当时,父亲在村委会当会计,邮递员图方便就把每天的报纸都送到我们家,然后让父亲捎带到村委。落榜的郁闷使我百无聊赖,每天就翻看着那些报纸解闷。村里订阅的报纸大都是党报党刊,渐渐地,我看上了瘾,原来报纸上有那么多我所不了解和不知道的东西。尤其是当时的《农村大众》,“向阳花”文学副刊让我痴迷不已,一篇篇有着浓郁乡土特色的文章,那么的朴实柔美,耐人寻味。那时,《大众日报》登载了一篇通讯《时代青年的楷模》,介绍的是残疾青年张海迪自学成才的事迹和评论员文章,我读后热血沸腾,决定走一条自学成才之路。
  那时,文学是青年人最为时髦的追求。我也一门心思地搞起了文学创作。每天,我痴迷在《农村大众》的“向阳花”里,一边研读,一边写着我眼中的乡村和乡亲。没过多久,我的文章就在地区报上发出了几篇。
  后来,由于在写作方面有特长,我当上了我们县委机关报的编辑,几乎每期都要在要闻版上写一篇评论员文章或社论。我写的言论文章许多党委书记看了都说好,问我咋对上级精神吃得那么准,那么透,我说是上级党报教会了我。那些年里,党报的好社论、好文章我剪贴了好几本,有空就拿出来学习。而我写的理论文章每年也都有几篇在省新闻两会获奖。
  后来,因工作变动,我调到经济部门工作,看报纸的热情就更足了,中央的一些经济政策的出台,再配以指导性的评论员文章,让人学起来有的放矢,工作起来有抓手。
  工作的关系,使我结识了许多经商的老板和企业家,谈起当下的经济政策和走向,他们没有不佩服我的。有一次,从事钢材生意的本家堂哥来找我聊天,见我捧着一张报纸在读,就戏谑我说:“报纸有什么好看的,别假学习、假积极啦。”
  我当时就说:“你别小瞧了报纸,她没准会让你发财呢。”
  今年,我被选派到乡村任职“第一书记”,工作的感触,使我拿起了搁置多年的笔,几篇文章在《农村大众》“沃土”副刊发出。乡亲们听说后,觉得新鲜,就到村委找报纸看。我因势利导,把《农村大众》“致富”、“农资”等几个版块推荐给他们读,许多群众渐渐地迷上了报纸,有事没事就到村委翻看一下,找一找脱贫致富的路子和途径。我培养的几个“报纸迷”,就真的通过《农村大众》找到了致富项目,脱了贫。
  许多年里,从思想和行为习惯上形成了读报看报的嗜好,一天不看报,就像一天没有吃饭。是报纸教会了我做人做事,是报纸拓展了我的人生宽度,增加了我的人生厚度,带给了我无上的荣耀,使我成为了“文学家”、“理论家”、“经济学家”……
  报纸里的乾坤大!
责任编辑:李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