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沃土专刊

柿柿如意

2016-11-01 16:04:00作者: 尤怡芗来源:农村大众

金秋时节,我们沿着金色的道路由济南市区向北,结伴到济阳县垛石镇采摘蜜柿。对于柿子的初始记忆,缘于幼时的柿饼,那是40多年前的一个春节,老家的小姨寄来包裹,里面有花生米、地瓜干,还有几个柿饼,母亲分给我们几个孩子。

  ●尤怡芗

  金秋时节,我们沿着金色的道路由济南市区向北,结伴到济阳县垛石镇采摘蜜柿。
  秋始黄华,一场秋风,一层叶落。金黄色的叶子,被来来往往的车辆碾来碾去,似金箔般洒落在地上。
  对于柿子的初始记忆,缘于幼时的柿饼,那是40多年前的一个春节,老家的小姨寄来包裹,里面有花生米、地瓜干,还有几个柿饼,母亲分给我们几个孩子。黑黑软软扁扁的柿饼外面有一层白霜,舔一下,再咬一口,嘿,好吃的赛过饴糖,吃过一次便不会忘记,每每想起,口水就会跟着馋出来。
  苏轼有诗:“一年好景君须记,最是橙黄橘绿时。”欣赏着沿途美不胜收的风光,在不知不觉中我们来到了目的地。垛石镇的柿子真多啊,我们在一个园子旁停了下来,那里有一位女老师带着几个小学生在写生作画:“柿树枝叶稠密,色彩明亮,夏季翠绿,秋季则由绿变红,深秋季节,柿树浓密红艳,深秋一过,红叶飘落,红橙橙的果实缀满枝头,像一盏盏金黄的小灯笼挂在枝头。”真是的呢,柿树入诗入画都是极好的。
  果园里一棵棵柿子树上结满了橙红的柿子。热情的果园主人把事先采摘的柿子给我们品尝。又大又红的柿子吃一口,肉甘汁甜,像蜜糖一般。听果园主人讲,这些都是有机柿子,济阳县垛石镇出产的蜜柿,历史悠久,因色泽橙黄如金,表面光滑如镜,故名“金镜蜜柿”。
  在果园大姐的指导下,我们开始采摘,有人搬凳子、爬梯子,有人拿着顶部带小圆布袋的长杆,一边摘一边装,忽然一个柿子掉在我的帽子上,顿时汁液飞溅,“哈哈,中彩了”,旁边的果农大姐笑着说,“这样的柿子本是留给喜鹊吃的”。每到冬天,喜鹊都会在果树上筑巢过冬,到春天也不飞走,整天忙着捕捉果树上的虫子,保证了来年柿子的丰收。果农们因此总要陆续不断地在树上留一些熟透的柿子。噢,小小的喜鹊也能为生态平衡做贡献呢,果农们想得真是周到。
  借着好彩头,我们发现了几个熟透的柿子,朋友小心地在下面用手接着,果农大姐用力晃动着柿树,“啪”一个熟透了的柿子掉了下来,落在朋友手里,瞬即开裂,“好——”大家一起高喊欢呼,朋友马上用嘴吸食起来,我们也如法炮制,哇,那感觉太刺激了!要不是亲眼所见,怕是不会想到还有这种吃法,不是亲临现场,怕是也吃不到这样的山珍美味。简单吃过午饭,我们继续快乐的采摘,地上的柿子逐渐堆成了小山丘,果农大姐说可以装箱了。是啊,好的东西怎么能够独享呢,于是,大家在柿子堆里挑选好看又好吃的柿子,往箱子里面装,然后,大包小提地过秤准备带回去送给亲朋好友。经果农大姐同意,我还折了一枝结着柿子的枝条,回去挂在家里欣赏回味。
  太阳已经西斜,余晖洒向万物,色彩斑斓,徒骇河近旁的一簇簇芦花在夕阳下随风摇曳,几只飞鸟在中间自由地飞来飞去,远远望着像是一幅精美的风景画。汽车开动了,尽管恋恋不舍,我们还是要返回家园了,真希望每天都能事事如意,如今天一般充实快乐啊。
责任编辑:李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