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沃土专刊

稗草与牵牛花

2018-09-28 16:11:00作者: 来源:

 ●刘敬胜

 

 

  深深的河沟边,杂花杂草丛生,一株稗草与一株牵牛花相伴而生。稗草俊秀挺拔,腰杆挺立,耀武扬威;牵牛花,羸弱娇小,弓腰驼背。

  一日,正午的阳光下,高高的稗草享受着日光浴,它盛气凌人地对低矮的牵牛花说:“咱俩比一比,看谁先长到沟顶?”  

  牵牛花抬头看看几米高的沟顶,又看看身边的稗草,盘算起来。虽然我自己能力有限,身子骨弱,可是我有缠绕的本领。牵牛花说,好。可是我们不能限制时间,和长到沟顶的方式!  

  第一天稗草长了两厘米,牵牛花只爬了一厘米,还是缠绕在一根草茎上。第二天稗草又长了两厘米,牵牛花借助一根枯枝,也只爬了一厘米。第三天夜里刮起了大风,下起了骤雨,吹折了草茎,淋掉了枯枝,牵牛花重重地跌落到原地。稗草看着灰头土脸的牵牛花,嘲笑道:“兄弟,我看你还是别费力气,乖乖认输吧!”牵牛花一句话也没有说,只是重新选择更好的攀爬路线,继续向上!

  日子一天天过去,当稗草长到两米多的时候,忽然停止了生长。牵牛花却抓石头,绕树干,躲小沟,过小径,缠枯草,钉凹坑……一厘米一厘米,艰难地向上爬,慢慢超过了稗草,渐渐地抵达沟顶。  牵牛花得意洋洋,向稗草介绍沟顶的美丽景色,口若悬河。稗草默默低下头,一言不发,偷偷一笑,心里想:激将法还真管用,牵牛花,你就等着被坡上的羊吃掉吧。

 

 
责任编辑:李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