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沃土专刊

门外谁扫残红

2019-05-06 14:38:00作者: 路来森来源:农村大众报

杏花依旧在落,一些花瓣就落在了祖母的头上,仿佛刻意要“沾染”她的白发,好让她的白发,生发出愈加明亮、银慈的光辉。同样是“悲”,同样是“伤情”,一代女词人李清照,却是于“扫残红”中,“伤情”出一种大境界。

  路来森

  春已暮,绚烂已过的春花,纷然凋零。
  一夜的零星细雨,一夜的骀荡春风。早晨起床,打开大门,门前的几株樱花,霍然堆满一地——粉红粉红的,却是依然莹目亮眼。
  乡村小儿不识愁。
  在乡间,小孩子——特别是女孩儿们,见此情景,是真的会“扫残红”的。手挎一只小竹筐,或者端一只小簸箕;一把小笤帚,轻轻扫着,轻轻扫着,然后,将其捧入竹筐中,或者铲入簸箕中。
  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意思,只是觉得好玩。捧入筐中的“残红”,她们也许会重新捧起,然后,仰面向天空撒去;铲入簸箕中的“残红”,则会顺手颠出,颠向晴空之中;于是,“残红”满天;于是,漫天“残红”。
  “天女”散花,真个是美艳艳,美艳艳。小孩儿们,则欢呼雀跃,喜笑颜颜,欢笑不已。似乎,是在用一份简单的快乐,表达对春天的欢送,和敬意。
  晴天、丽日,花衣、花红,俏丽动人,这情景,是入得画的。
  老家庭院中有一株大杏树。
  杏花开得早,落得也快。杏花落时,漫天飞舞,洒然飘满庭院,洒然落满一地。那时,祖母还在,那几天里,每天早晨,祖母起床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扫杏花。
  杏花落时,杏花已白,祖母不是扫“残红”,而是在扫“残白”。祖母老迈,满头银发,弯腰垂首,一下一下地扫着,踽踽移动着小脚,很是惹人之怜。
  祖母为什么要打扫这些凋落的杏花?我想,也只是一个“惜”字,祖母不想让这样的杏花,零落入泥,任人踩踏。大概,人老了,就特别懂得“爱惜”——爱惜这人世间的一切美好。
  杏花依旧在落,一些花瓣就落在了祖母的头上,仿佛刻意要“沾染”她的白发,好让她的白发,生发出愈加明亮、银慈的光辉。有时候,站在旁边的母亲看到了,她就会走近祖母,扶住她,然后,轻轻将祖母头上的花瓣吹掉,吹掉。
  祖母回首,婆媳相对一笑。这情景,温暖了那个春日,成为了一个特写镜头。多少年后,回忆至此,我依然觉得很美,很美。
  残红满地,风景狼藉。“残红”,是春暮发出的一枚枚桃花笺。
  “残红”,似乎,更多的时候,是引发人们一种伤春、惜春,乃至于伤时、伤情、伤世的情感。
  《红楼梦》中“黛玉葬花”:“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试看春残花渐落,便是红颜老死时。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
  花落人亡,两相知;“扫残红”,林黛玉“扫”的是自己的悲情人生。可悲,可叹。但黛玉之情,纵是悲苦泣血,也只是小“儿女之情”罢了。
  同样是“悲”,同样是“伤情”,一代女词人李清照,却是于“扫残红”中,“伤情”出一种大境界。
  李清照《怨王孙·暮春》:“梦断漏悄,愁浓酒恼。宝枕生寒,翠屏向晓。门外谁扫残红?夜来风。玉箫声断人何处?春又去,忍把归期负。此情此恨此际,以托行云,问东君。”
  “门外谁扫残红?夜来风。”
  明·李廷机曰:“风扫残红,妙在此句。”明·李攀龙《草堂诗余隽》,则评曰:“风扫残红,何等空寂。一结无限情恨,犹有意味。”——真真是,于无声处听惊雷。
  寂寞春将尽,“残红”生幽情。
  李清照,惜春、怨春——更有身世飘零,家国难归的离愁别恨。
责任编辑:李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