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沃土专刊

“刘玉堂先生绝笔”续文来啦 火车开进沂蒙山

2019-07-22 17:28:00作者: 来源:农村大众报

 
  一、你为何不兴奋
著名企业家刘老麻来我家告诉我个消息,说咱老家要修铁路了,火车从此就要正式开进沂蒙山了,你说来劲儿吧?
我说,火车不早就开进沂蒙山了吗?兖石铁路不就走沂蒙山?
刘老麻说,那是走的沂蒙山边缘,不能叫正式进入,即将兴建的这条铁路走的是沂蒙山腹地,路过咱钓鱼台村,是真正的开进沂蒙山!我昨晚兴奋得一晚上没睡着,想起了一首歌,叫火车开进什么寨来着,是少数民族地区的?
我说,是有点印象呀,我也忘了是叫苗家岭还是彝家寨来着,旋律还记得,词儿忘了!
刘老麻说,将来火车通了,你也来一首“火车开进沂蒙山”的歌词,肯定火!
我说,那玩意儿咱从来没写过,不会写!
他说,你谦虚!
我说,这不是谦虚不谦虚的事儿,不会写就是不会写,还是你来写好了,你那年不是写了个《老两口学邓选》?
刘老麻说,那只是改编,在咱村上自己演演可以,拿到大场合就不行了;哎,这火车一通,从咱庄到省城不到四十分钟,你若请咱庄上的人吃饭,现打电话也来得及,忽一下就来了!
我说,是挺方便呀,可咱老家刚通了高速,又修铁路,有那么多的人流物流吗?
他说,肯定有啊,光苹果咱这里一年不就得个几十万吨?还出口!咱们那个“沂源红”搭乘“一带一路”中欧班列,一年就运俄罗斯几千吨,啊。
著名留级生刘老麻比我大两岁,上了六年学,上到四年级。我上高小的时候,他就开始放猪了。因为同过学,他跟我关系比较好。我每逢周六在家,他一般都要找我玩一会儿。他大名叫刘学富,有关他这名字,我曾问过他,刘学富是怎么个概念?
他说,是大人给起的,学字辈,富字名,连起来可以解释为学着过上富裕生活的意思,啊!
我说,有一个词儿叫学富五车,你听说过没有?
他说,还真没听说过,是怎么个精神?
我说,学富五车,就是家里有五车书,形容一个人读书多,知识渊博、才学高深,叫学富五车,才高八斗,啊。
他说,哦,还五车书呢,我家里五本也没有啊!
我说,那只是形容,读过书就是了,不一定非五车不可!
他就说,不过这个解释挺好,以后就按这个解释来,刘学富就是学富五车的意思,啊,不是学着富裕或向富农学习。
为了证明学富五车,此后他即喜欢咬文嚼字,注意学习一些新词儿,跟人说话的时候就用上。那年建国十周年国庆节那天,村上的小喇叭里直播北京庆祝活动的实况,广播里说,看,毛主席来了,毛主席神采奕奕,健步走上天安门城楼!刘学富就让我解释神采奕奕是怎么个精神。我按词典上的意思说给他,是一种神气和光彩吧,精神饱满的样子。他就说,这个词儿好,比精神抖擞什么的好听,我明天去放猪,也要神采奕奕!旁边的人哈地就笑了,说是你一个放猪的,还神采奕奕呢,你还要从猪圈里健步登上莺莺崮吧?
他又自嘲道,不妥是吗?神采奕奕可能只有形容大人物的时候才可以用,咱老百姓顶多也就是精神抖擞或精神焕个发什么的。
我说,你要早这么用脑子,何苦连续留了两年级?
他就说,切,我哪是上学的料!我也就对语文比较感兴趣,算术什么的就白搭了!
人们叫他刘老麻,也不是因为他脸上有麻子,而是与一种植物有关。我们钓鱼台村盛产苘麻,为草本植物,它在地里长着的时候,我们叫其为“苘”;待收割、沤泡之后,剥下来的茎皮就叫作“麻”,可纳鞋底、搓麻绳等。刘学富年龄不大,卖麻的历史却较长,名声也不小,别人家的麻半天卖不出去,他家的麻一会儿就卖光了,其诀窍是“三八两块三”,即一斤麻卖八毛,三斤麻他收两块三,他一般还要喊,“卖麻了,三八两块三了哈!”一般人认为这孩子傻,不识数,故而想占他的便宜,都抢着买,时间长了,即称其为刘老麻。他独自上山放猪,有时会在山上乱喊一气,有一次我听见他喊“三八二十三,叽咕烂蛋欢。”我问他,三八二十三是怎么个精神?他说,三八不是二十三?我说你是真不会,还是装不会?他寻思一会儿说是,说顺口了,感觉跟“叽咕烂蛋欢”比较押韵,又说,我不是告诉过你吗?我算术不行!多年之后,他当了农民企业家,开始卖猪蹄儿,他仍照此办理,“猪蹄来,三八二十三了哈!”人们始才意识到这孩子还是有点经商的头脑,其实是让利于民,他的那个猪蹄就注册了个“刘老麻猪蹄”的商标。三弄两弄就给弄大了,在整个沂蒙山,一提刘麻子猪蹄儿没有不知道的。其知名度不亚于王致和臭豆腐和老干妈辣椒酱;其产品进入了京沪和京广线上的好几趟列车。所以,火车开进沂蒙山,他估计还想鼓捣着向车厢里弄猪蹄。
思远啊,火车开进沂蒙山了,这么大的事你怎么不兴奋呢?
我说,是老了吧?
你比我还小两岁,怎么算老?
要不就是令人兴奋的事情太多,几乎天天都有麻木了。
如今“一带一路”火车都开到欧洲去了,还有中欧班列什么的,你这里才要开进沂蒙山,有什么可兴奋的?
二、苹果园的算计
刘老麻哼那个莱芜梆子《三定桩》:“钢铁大会战,战果频传一派红火。”他就格外喜欢这句“战果频传一派红火”,战果,红火,那不就是红苹果?思远,你整个词,按这个调子弄个唱咱沂蒙山红苹果的段子怎么样?
(此为刘玉堂先生未完成的文章         ——编者注)
火车开进沂蒙山(续) 史文秀
(上接刘玉堂先生未完文章)
我说,是不是要把“推土机满山坡”改成“红苹果满山坡”?把“钢铁大会战”换成“火车开进沂蒙山”?
他低头想了一下,又抬起眼帘盯着我,像是征求意见:“思远啊,我有个算计,想搞一个苹果园。”
“我在山上放猪那会儿,天天想:哪天能吃上白面馍就好了。等吃上白面馍了,我又想,咱这大山变成花果山就好了。如今真就满山苹果树了,咱的‘沂源红’还成了奥运会的专供苹果。这会儿,火车要来了,最方便的是物资交流。我打算搞个万亩苹果园,注册个商标,搞个网站,再搞个实体公司,建成个苹果出口基地。你看咋样?”
他说着说着,不由得一只手就插在了腰里,挺起老板肚朝向我。我看见他的两只眼睛放起光来。好像他已经看到苹果正列列行行地运往欧洲。
说老实话,火车要进沂蒙山了,我不知激动过多少次,也不知道做过多少算计了。我曾想象自己的老家变成了美丽乡村,有人投资搞了“生态农业园”。乡亲们都入了股,当了职工。整个村子的事务都由公司来管理。农村的陋习被一扫而光。
我还想象过政府投资在我的家乡建了“火车站小镇”。乡亲们的日子像芝麻开花,孩子上幼儿园,老人上敬老院。年轻人不出门就能受到良好的教育。节假日村委会带着大伙儿坐专列出去旅游。
高兴吧?高兴。可是。谁来投资搞农业生态园?靠念着“三八二十三”生意经的刘老麻?靠爱唱“钢铁大会战”的刘老麻?更何况,还有文明教育问题呢?
“哎,思远,你看你,问你话哩?”刘老麻催我回答他的话,这才把我提醒。我对刘老麻说:“我这里有词了,你听听啊——
“钢铁大会战,战果辉煌一派红火。
吚——
火车开进沂蒙山,康庄大道宽又阔。
山坡上建学校,开公司,家家富裕喜事多。
学新风,转观念,美丽乡村大建设……”
刘学富不愧是刘学富,听了几遍就记住词了。可到底是大忙人,唱着唱着就坐不住了。说要去找儿子吩咐点事儿去,匆匆走了。
几个月后,他给我打来电话,说叫儿子注册了一个公司,公司的名字叫作“沂青乡农业生态园投资建设公司”。
“生态园规划了学校、夜校。搞好后请你回来给上课。”他在电话那头说。
我兴奋起来,随口哼了几句刚改编的《钢铁大会战》。心里盘算着回魂牵梦绕的沂蒙山去,把余热献给家乡。
编辑手记
著名作家刘玉堂先生于5月28日晚间去世,享年71岁,我省文学界失去一位重量级作家。6月3日,本报在纪念刘玉堂先生的专版中头题刊出《火车开进沂蒙山》,这是先生为本报“我和我的祖国”征文而创作的,可惜“还差个结尾没想好”,本报于是邀读者写续文。日前,河北石家庄的作家史文秀给本报发来了续文并留言:“我是一名不知名的业余作者,是山里走出来的小知识分子。今天斗胆续尾刘老师的遗作,动机有三:1、对刘老师的敬爱和惋惜;2、对贵报悼念刘老师之真情厚意的感念;3、为四处碰壁,不知道文学之门在何方的我,敲一扇通往文学之路的门。”史文秀在续文中尽量延续了原有的故事,为读者续出了一个乡村振兴画面。您对玉堂先生绝笔及作家史文秀的续文有何评价?


扫一扫,在农村大众客户端本推文下留言。

责任编辑:李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