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舅的生意与感慨

2016-02-17 15:07:00作者: 来源:新华社

年初四回老家,二舅和妗子都病了,重感冒。二舅和妗子身体一向硬朗,很少生病。表妹说:“都是赶集惹的祸。”  聊起来才知道,今年整个腊月,舅和妗子一直开着三轮车赶大集卖粮油。而往年,进了腊月门,粮油需求多,他们基本都在家守着,生意也不错,今年这是怎么了? 二舅说,还不到腊月,村里就开了一家超市,而且位置好得很,就在主街道的十字路口;更为关键的是,里面的货很全,什么烟酒糖茶、水果点心、火纸扫把,样样不缺,最重要的是,二舅家卖的各种杂粮、食用油,超市里照样不缺,价格也不比二舅家高。“有的还有包装,拿起来好看,人都上那里去了,超市把咱的买卖顶坏了!”说起这家超市,二舅脸上的表情很复杂,语气里透出诸多无奈。

  年初四回老家,二舅和妗子都病了,重感冒。二舅和妗子身体一向硬朗,很少生病。表妹说:“都是赶集惹的祸。”

 

  聊起来才知道,今年整个腊月,舅和妗子一直开着三轮车赶大集卖粮油。而往年,进了腊月门,粮油需求多,他们基本都在家守着,生意也不错,今年这是怎么了?

    不远处开了家超市 

  二舅说,还不到腊月,村里就开了一家超市,而且位置好得很,就在主街道的十字路口;更为关键的是,里面的货很全,什么烟酒糖茶、水果点心、火纸扫把,样样不缺,最重要的是,二舅家卖的各种杂粮、食用油,超市里照样不缺,价格也不比二舅家高。“有的还有包装,拿起来好看,人都上那里去了,超市把咱的买卖顶坏了!”说起这家超市,二舅脸上的表情很复杂,语气里透出诸多无奈。

    吃大米的南方人都走了 

  老家铁矿多,二舅所在的村东头就有一个很大的铁矿,一直是南方人承包的,日子红火的时候,矿上有上百号南方人。南方人爱吃大米,一次就能从二舅这里买不少大米,顺带还买些花生油、鸡蛋、面条什么的。从去年上半年,铁矿效益不好,南方人陆陆续续都走了,二舅的生意也受到了很大的影响。“这么大的铁矿,说不干就不干了,谁能想到啊!”二妗子一边拾掇菜,一边说着矿上的事。

    表妹买房需要钱 

  去年,为了改善居住条件,已经在城里工作的表妹,咬牙买了一套140多平方米的大房子,总房款100多万元。为了尽量减轻表妹的负担,舅和妗子把自己的家底都倒了出来,一把全给了表妹,至于多少钱,舅也没说,只是说:“有这些钱的时候,心里还是很有底的,现在全拿出去了,哎……”看得出来,二老现在压力很大,毕竟他们都已近70岁了。

  生意不好,就得想办法。开上三轮车,舅和妗子就四处赶开了大集,主动出击总比在家等着强。为了挣钱,即使气温降到零下20摄氏度,二老也没停工。连续的劳累,身体终于扛不住了。“这样干法肯定不行了,得不偿失啊!”二舅感慨道,“得想别的法了,咱开个网店,从网上卖粮油能行吗?”二舅有了新想法。  农村大众报记者 王星

 

 

责任编辑:李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