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吁给予乡村医生编制保障

2016-02-23 15:22:00作者: 刘真真来源:农村大众

大年三十这天上午,记者86岁的奶奶杜兰英突然感到头昏脑涨,走路时差点晕倒。记者的爸爸当即给村里的乡村医生打去电话。不到10分钟,高唐县固河镇崔堂村的乡村医生杜曰宾就拿着药箱来到了家里。“这已经是我今天上门看的第三个病人了。今天晚上,我还得去给一个在纸厂上班的老乡去挂吊瓶。”杜曰宾说。随后,到村卫生室给奶奶拿药时,记者与这位为崔堂村服务了16年的乡村医生攀谈了起来。一进门,就看到了他的两大摞本子。杜曰宾介绍说,这是他做乡村医生以来的账本,已经有20本了,有些10年前的账还在。医者父母心,有些户家庭困难,这些账他就不打算要了。

  大年三十这天上午,记者86岁的奶奶杜兰英突然感到头昏脑涨,走路时差点晕倒。记者的爸爸当即给村里的乡村医生打去电话。不到10分钟,高唐县固河镇崔堂村的乡村医生杜曰宾就拿着药箱来到了家里。
  “这已经是我今天上门看的第三个病人了。今天晚上,我还得去给一个在纸厂上班的老乡去挂吊瓶。”杜曰宾说。随后,到村卫生室给奶奶拿药时,记者与这位为崔堂村服务了16年的乡村医生攀谈了起来。一进门,就看到了他的两大摞本子。杜曰宾介绍说,这是他做乡村医生以来的账本,已经有20本了,有些10年前的账还在。医者父母心,有些户家庭困难,这些账他就不打算要了。
  在如今的药品零差价时代,乡村医生这个群体既没工资,也没利润可言。不少乡村医生因此离开了自己心爱的岗位,可杜曰宾没有。他说,就算待遇再不好,他们也得一年365天坚守在这个岗位上,因为他不能辜负这么多父老乡亲的那种期待的眼神,也不能忘记父亲的嘱托。
  初识乡村医生杜曰宾时,记者还在上小学四年级。那时候,他还是一个刚刚从医科大学毕业的大学生,风华正茂。由于日夜奔波,此刻,他已经成为了一个面容憔悴的中年人。可以说,他把自己的青春都献给了这个村庄。他的父亲杜其保也是崔堂村的救命大夫。杜其保终其一生治病救人,最终倒在了自己的岗位上。接过父亲的衣钵后,杜曰宾时刻不忘治病救人的使命。同学的孩子上了城里的学校,他不羡慕;同龄人早早在城里买了房子、车子,他也不羡慕;同龄人可以按时上下班月月领工资,他也不羡慕。因为他知道,他得留在村里治病救人。
  杜曰宾呼吁,希望国家能够给予乡村医生这个群体更多的关注,最好能纳入乡镇卫生院的编制,让他们有一种职业尊严感。只有这样,才能吸引越来越多的有为青年到农村治病救人。
责任编辑:李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