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留不住姑娘,家家都愁“娶媳妇”

2016-02-23 15:27:00作者: 陈秀云来源:农村大众

春节回家还没有站稳脚跟,老妈从厨房拎着两条鱼出来说:“凑着车,给你姐送两条鱼去,她现在会过得赶集攥着钱不舍得花,鱼都不买。”姐姐家条件在鲁西南农村算是中等,姐夫干电工,一年收入五六万元,姐姐在家种点大蒜打点零工,不至于如此拮据。老妈说:“唉,通通今年20岁了,该说媳妇了,现在兴的啥,彩礼张嘴就要20多万,你姐刚刚盖了房,不手紧一点怎么让媒人进门。” 了。

  春节回家还没有站稳脚跟,老妈从厨房拎着两条鱼出来说:“凑着车,给你姐送两条鱼去,她现在会过得赶集攥着钱不舍得花,鱼都不买。”
  姐姐家条件在鲁西南农村算是中等,姐夫干电工,一年收入五六万元,姐姐在家种点大蒜打点零工,不至于如此拮据。老妈说:“唉,通通今年20岁了,该说媳妇了,现在兴的啥,彩礼张嘴就要20多万,你姐刚刚盖了房,不手紧一点怎么让媒人进门。”
  姐姐去年花了20多万元把西边的房子翻盖成了四大间两层小楼,一分钱外债没拉,但积蓄也花干净了。老妈每次去姐姐家都说:“花那么多钱,驴屎蛋子外面光,瓷砖到顶有啥用,省下钱买点像样的家具和家电不好吗?”每次,姐姐都苦笑:“说媳妇,人家都看你盖的啥房子,外面不气派,媒人就拣条件不好的姑娘介绍。”
  随着农村姑娘进城打工和求学,村里待嫁的姑娘越来越少。姐姐村不大,五六百口人,该说媳妇的小伙子有十几个,可该说亲的姑娘就一个。姐姐很苦恼:“你外甥通通过了年就20岁了,要是有媒人说亲,你说是相不相?”大外甥通通学习一般,初中毕业就上了一个职业学院学汽修,今年已经去4S店实习了。刚开始干,一个月不到2000元。这个收入,这个年龄,在城市里找个女朋友,目前还不大可能。每次,记者都劝姐姐等两年再说。可是今年,表哥的一席话,让我把劝说的话咽回去了。
  表哥是个热心人,初二到我家走亲戚,他说:“今年一个媒也没说,一是现在的姑娘家张口就要十多万彩礼,房子不是两层楼再加十万,结婚前还要买辆轿车。二是现在黑心媒人太多,咱不干这黑心事。”表哥说的黑心媒人分布在四里八村,互相间有联系,信息共享。比如靠两个媒人说成了一门亲,他们给男方要操心费时,媒人之间互相挂靠,就变成了十几个,一个媒人要一千操心费要说不算多,可是十几人加起来就是一万多。表哥说,现在姑娘太少了,定一个少一个,你家孩子20岁不订婚,等到24岁时,就没有合适的姑娘了。过了25岁基本没有媒人上门了。再等两年,小伙子会越来越不吃香,彩礼会越来越高。
  初二吃团圆饭时,姐姐给姊弟挨个敬酒,并附言:“你外甥明年要是订婚,彩礼钱加上衣服首饰、媒礼钱等,少说也要25万,我们明年不吃不喝最多能凑十万,剩下的就靠他舅舅、他二姨了。”
  姐姐的儿子身高一米八,长得很帅气,就这样的小伙刚到20岁,当父母的就为其婚事这样的忧虑和费心。可想而知,个子不高长得不好的家境困难的小伙,其父母又是怎样的心境?
责任编辑:李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