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唐农村学生吃上了“自助餐”

2016-02-23 15:28:00作者: 张波来源:农村大众

15年前,记者就读于高唐县东部的一所农村中学。那时候,菜汤里见虫子、粥里见老鼠粪是常有的事。孩子们往往抱着咸菜盒去上学。腊月廿七,一个寒冷的日子,借着新春走基层,记者来到了高唐县尹集中学的学生食堂。没想到,这里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走进尹集中学的食堂,记者意识到,这里已经不是原来意义上的食堂了:消毒柜、留样柜、冷藏柜、油烟机、厨具样样采用国内领先设备;储藏室、操作间、检验室间间都有自己的消毒标准和监控设备;切菜刀、切肉刀,切菜机、切肉机,洗菜盆、洗肉盆完全分离。

  15年前,记者就读于高唐县东部的一所农村中学。那时候,菜汤里见虫子、粥里见老鼠粪是常有的事。孩子们往往抱着咸菜盒去上学。腊月廿七,一个寒冷的日子,借着新春走基层,记者来到了高唐县尹集中学的学生食堂。没想到,这里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处处有监控
食材统一配送
  走进尹集中学的食堂,记者意识到,这里已经不是原来意义上的食堂了:消毒柜、留样柜、冷藏柜、油烟机、厨具样样采用国内领先设备;储藏室、操作间、检验室间间都有自己的消毒标准和监控设备;切菜刀、切肉刀,切菜机、切肉机,洗菜盆、洗肉盆完全分离。
  “我们的食材全部由教育局统一配送。教育局还跟我们这些校长签了安全责任书。”尹集中学校长张正义指着餐厅的大屏幕说,“食堂的各个角落在这里都能看到,比如师傅们干着什么活儿,菜洗得干不干净,肉称得份量够不够等。”
  据高唐县教育局安全科科长刘勇介绍,教育局成立了一个小组,与供货商一家一家地谈,通过询价、议价,最终确定了蔬菜由三个蔬菜基地直供、食用油由蓝山集团直供,肉由县里的唯一一家国有企业——高唐县肉联厂直供、面由一家大面粉厂直供。
艰难谈判
“拔掉”所有私营业主
  农村学生能享受到的这些“福利”得益于2012年和2013年县教育局艰难的劝退工作。
  2012年下半年,该县先从三所中学进行试点,逐渐从私营业主手里收回了食堂的承包经营权。2013年暑假,开始向剩余9所学校“动刀”。经过与承包者的多次艰难“谈判”,最终用2个月的时间成功劝退了所有私营业主。同时,该县支付了251万元的合同违约金。
  随后,高唐县又投资120万元为学校配齐高档厨具、餐具,学校也自筹资金近100万元对厨房和餐厅进行了净化工程。自此,高唐县农村学校食堂已全部姓“公”。
顿顿不重样
10元一天管好管饱
  当日,记者在尹集镇碰到了尹集中学的初三学生杨朝辉。谈到学校食堂,他打开了话匣子:“我们学校的菜顿顿都不重样,早晨有鸡蛋,中午一荤一素2个菜,晚上一个菜。肉包子和馒头,我们可以随便吃,吃饱为止。”
  据尹集中学校长张正义介绍,教育局统一制定菜谱,各个学校可以灵活改善。学校每周召集学生开一次生活座谈会,问问学生喜欢吃什么。他们也经常观察剩菜剩饭,如果某些菜剩得多,说明他们不喜欢吃,学校下次就不做了。考虑到学生喜欢吃烧饼,尹集中学还额外买了5个电饼铛,每周给学生烙2次肉饼。“原先某中学的俩伙房一天用不了10斤肉;现在,这2个伙房一天得用120斤肉,平均每个学生每天1两半肉。”张正义说。
  “孩子在学校吃饭就像吃‘自助餐’,通通管够。”张正义说,“孩子每天交10元的伙食费,早饭2元,午饭5元,晚饭3元,按顿算,孩子如果哪顿饭没吃,我们就把钱退给他。” 
  “各个学校收了钱之后,直接交到教育局的专户上。孩子们的这10块钱由教育局封闭管理、科学使用,保证全部用到孩子身上,最终让孩子吃得健康,吃得营养。这就是食堂姓‘公’的好处。”高唐县教育局副局长张彩梅说。
  农村大众报记者 刘真真
责任编辑:李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