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作社春节聚会,讨论组建联合社

2016-02-17 14:54:00作者: 来源:新华社

春节期间,亲朋好友聚会是必不可少的。从春节前开始,邹城市禾润植保专业合作社理事长杜来亮就忙着与当地的多个合作社负责人“聚会”,一起讨论组建合作社联合社的相关事项,准备在新的一年承接更多政府购买的农业社会化服务。 2016年的中央一号文件提出,实施农业社会化服务支撑工程,扩大政府购买农业公益性服务机制创新试点。近年来,多地也出台政策,由财政掏腰包,为农民购买部分农业社会化服务。

  春节期间,亲朋好友聚会是必不可少的。从春节前开始,邹城市禾润植保专业合作社理事长杜来亮就忙着与当地的多个合作社负责人“聚会”,一起讨论组建合作社联合社的相关事项,准备在新的一年承接更多政府购买的农业社会化服务。

 

  2016年的中央一号文件提出,实施农业社会化服务支撑工程,扩大政府购买农业公益性服务机制创新试点。近年来,多地也出台政策,由财政掏腰包,为农民购买部分农业社会化服务。

  2015年,禾润植保专业合作社承担了邹城市部分小麦“一喷三防”的项目。“虽然合作社有一些大型植保机械,但是面对几万亩甚至十几万亩的喷防项目,单凭一个合作社还是无法完成的。所以,我们现在准备联合周围的植保、农机等合作社,成立一个联合社,来承接更多的社会化服务项目。”杜来亮说。

  据杜来亮介绍,邹城禾润植保专业合作社成立于2009年。当时,大量农村青壮年劳力外出务工,在家务农的基本都是妇女和老人,很多人不会操作农业机械。同时,种地大户越来越多,但如果要买全从耕到收的各种大型农机,很多大户也拿不出这么多钱。“如果能成立一个合作社,统一播种收割,统一进行病虫害防治,应该很有市场。”最初几年,合作社为了联系业务,往往是挨村挨户做宣传。“种地大户很愿意找我们打药,但种两三亩地的小农户对我们的认可度低一些。这导致合作社的作业队在打药时,必须把一家一户的地区分开,隔一块地喷一块地,降低了作业效率。”杜来亮说。

  近几年,种地农民的观念悄然发生变化,除了大户,很多普通农民打药也开始选择植保合作社。但禾润植保专业合作社仍同大多数种植、养殖合作社一样,面临利润低、缺少盈利项目等问题。

  “拿小麦来说,返青后,打一遍杀虫杀菌剂配合除草剂,一亩地只收15元,扣除各项成本,几乎就没有利润。2013年以前,合作社一直是亏损的,最近两三年,随着服务面积增大,才开始稍微盈利。”杜来亮说,“承接政府购买的社会化服务项目,可以为合作社找到稳定的盈利点。”

   农村大众报记者 李伟

 

责任编辑:李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