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心革面的春节

2016-02-17 15:01:00作者: 来源:新华社

大年初一早晨,莒南县洙边镇东黄埝村村民孙成伟边在大街上走边说:“终于干净了,这才是农村应该有的样子。” 孙成伟是当地生猪贩运大户,走过的地方多,见过的事儿多,对所居住的苏鲁交界的这个小山村,他最不满意的是卫生。垃圾随意丢弃在大街和村边,有人来检查和春节前,组织人突击打扫,也只是把街面扫一下。村内和村边一些地方被日积月累的垃圾占据着,村民看了很不舒服。村里的负责人孙成岭对此更不舒服。“不要说每日清扫,就是把陈年堆积下来的垃圾清运走,就需要一笔不小的开支。村集体收入很少,拿不出这个钱来。现在村民都忙着挣钱,单纯讲义务打扫卫生,不现实。”孙成岭说。村里以前能做的,是每年春节前一天,组织党员、干部把大街扫一下,至于成堆的垃圾,只能任其继续堆下去。

  大年初一早晨,莒南县洙边镇东黄埝村村民孙成伟边在大街上走边说:“终于干净了,这才是农村应该有的样子。”

 

  孙成伟是当地生猪贩运大户,走过的地方多,见过的事儿多,对所居住的苏鲁交界的这个小山村,他最不满意的是卫生。垃圾随意丢弃在大街和村边,有人来检查和春节前,组织人突击打扫,也只是把街面扫一下。村内和村边一些地方被日积月累的垃圾占据着,村民看了很不舒服。

  村里的负责人孙成岭对此更不舒服。“不要说每日清扫,就是把陈年堆积下来的垃圾清运走,就需要一笔不小的开支。村集体收入很少,拿不出这个钱来。现在村民都忙着挣钱,单纯讲义务打扫卫生,不现实。”孙成岭说。村里以前能做的,是每年春节前一天,组织党员、干部把大街扫一下,至于成堆的垃圾,只能任其继续堆下去。

  去年春天,洙边镇全力开展农村环境卫生整治活动。“镇里的要求是,尽量少花钱,但一定要让村庄彻底换个新面貌。”孙成岭说。去年4月初,村里雇来挖掘机、拖拉机,用了整整两天的时间,把大推的垃圾全部清运到镇里指定的垃圾收集点。之后,镇里派来10多个环卫工人,把村里村外彻底清理了一遍,连旮旯里的杂草都给拔干净了。“这些环卫工人到村里干活,不用村里出工钱,只是管一顿简单的中午饭。”孙成岭说。为减轻各村整治环境卫生的经济负担,洙边镇以工作片为单位,把各村的环卫工人集中起来,逐一彻底清理各村环境卫生。

  这次环境卫生突击清理完成后,这个只有140来户的小山村的大街小巷,合理地放置了20个大垃圾桶,每户村民领到一个小垃圾桶。村民日常生活垃圾放在小桶里,小桶满了,拎着倒进街上的大垃圾桶里。

  全村村民庭院以外的环境卫生,交给了环卫工人。东黄埝村指定的环卫工人是本村村民张庆远。60多岁的张庆远为人诚实、勤快,每天天亮前就把大街小巷清扫一遍,看哪个垃圾桶满了,就打个电话,让镇里的垃圾清运车来拉走。

  东黄埝村利用庭院养猪的村民多,以前村里脏,自家的猪粪尿流到街上也没人在乎。“有几条街经常是猪粪尿流得到处是,我也不止一次上门劝,可村民说:街上本来就脏,淌上些猪粪尿不过更脏些罢了。”孙成岭说,村里彻底清理完卫生后,他在大喇叭里反复喊了几次:不能再让猪粪尿流到街上,谁家弄脏了街道,谁负责清理。现在,有果园的村民,会随时把猪粪猪尿清运到果园里;没有果园的村民,看自家猪圈里的粪尿快满了,就找到承包果树多的村民:我家的猪圈满了,你义务出工帮着清理,粪尿免费送给你肥果树。

  “清理完环境卫生后,我担心保持下去是个问题,现在看这个担心是多余了。”孙成岭说,“春节前,我本来习惯性地想组织党员、干部扫一遍大街,可在全村转了一遍,连片纸都没看到,根本用不着再扫。” 

  “现在没有人把垃圾倒在街上了。你前脚倒了,张庆远后脚就跟过来清扫。他60多岁了,同一个村住着,谁好意思让他多受累?”村民张庆春说,“农民以前乱倒垃圾,是村里没有垃圾桶,街上也不干净。现在我们农村不也像城里一样干净了吗?并不是农民素质低,关键是要给农民创造提高素质的条件。”

  农村大众报记者 孙成民

 

责任编辑:李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