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16日下午3点,一场暴雨过后,济南的经八路自由劳务市场渐渐冷清。可王建依然在等待。给孩子买了保险,自己却不舍得买当天,他早上五点半就来到了这里等活。王建是个80后,来自平邑县农村,有一双儿女。“孩子小的时候,跟着我在济南生活。给每个孩子都买了保险,没有多余的钱给自己买了。”王建说,虽然干零工好多活有危险,但即便是最便宜的人身意外伤害险,也能省则省。他那67岁的父亲也为了补贴家用在烟台干建筑。王建打的是零工,没有任何一家用人单位愿意为他缴纳五险,更不要说一金了。用王建带有自嘲性的话来讲就是“五险一金跟农民工的关系一直都不好。” 查看详细
8月16日,在济南金科城北侧的工地板房里,记者见到了正在洗衣服的农民工小胡。刚刚下了一场大雨,小胡很难得的放了一天假。小胡来自河南省淮阳县的一个普通村庄,他最大的梦想就是挣够钱回家买房、开店。然而,因为工资迟迟发不下来,这个简单的梦想还不知何时能实现。工资一年一结总是欠着不发 29岁的小胡在济南打工已有4年,媳妇在家种着几亩地,照看7岁的儿子。一家人靠小胡在外打工养活,承受的压力可想而知。跟小胡同屋的工友趁着下雨在打牌,小胡独自在一旁摆弄手机。记者上前瞅了一眼,是关于如何讨薪的文章。 查看详细
编者按:立了秋,暑气渐消,进城的打工者们逃过了暑热,还有别的难题吗?要开学了,年轻人要入学的孩子落实好学校了吗?年长者给家里准备的生活费凑够了吗?记者随机采访了几个家庭,记录了他们的生活与愿望。 查看详细
8月4日早上6点30分,济南市历下区和平路诚基中心小区内,保安例会正在进行中。郭有朝是保安队伍中年龄最长的,今年已61岁。“今年年初我们一共有15个人来面试当保安,只有我符合要求留下来了。”郭有朝略有骄傲地说,来面试时,保安大队队长看他身体硬朗,且有军人的气质,所以将他留了下来负责诚基中心1、2号楼楼道、地下车库以及小区内的安全。已到退休年龄每天却要工作12个小时郭有朝来自章丘市水寨镇北范村,年轻时候的他当过煤矿工人,其余大部分时间是守着一亩三分田。“供儿子上完学娶了媳妇,没剩下什么家底。我和老伴都是农民,也没有退休金,保安这活多少能攒点养老的钱。”郭有朝说。 查看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