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 > 打工这一夏 > 图片新闻

立秋了,孩子的学校还没着落

2016-08-17 10:25:00作者: 魏新美来源:农村大众

编者按:立了秋,暑气渐消,进城的打工者们逃过了暑热,还有别的难题吗?要开学了,年轻人要入学的孩子落实好学校了吗?年长者给家里准备的生活费凑够了吗?记者随机采访了几个家庭,记录了他们的生活与愿望。

   ▲凌晨,程程开始干活的时候,大街上几乎没有人。

 

 

  编者按 立了秋,暑气渐消,进城的打工者们逃过了暑热,还有别的难题吗?要开学了,年轻人要入学的孩子落实好学校了吗?年长者给家里准备的生活费凑够了吗?记者随机采访了几个家庭,记录了他们的生活与愿望。
  7月4日凌晨4:40,记者刚到济南市和平路与历山东路交叉口,就听到“哗哗”的扫地声。
  扫地的是郭程程,今年26岁,来自泗水县柘沟镇魏南村。在这个岗位上,她已干了一年半。
天热时
汗水顺着睫毛淌
  前一天晚上,济南刚刚下过一场大雨。没积水,可地还是湿的,国槐花落了一地。
  郭程程拿着的扫帚,上边均匀地绑着从编织袋上抽下来的白条条,白条条起始端,还蒙了一块儿黑色的塑料布。“这样小点点东西也能扫干净,还能防止灰尘跑了。”程程说。
  随着扫帚的不断舞动,程程的脸上渗出细密的汗珠。“今天算凉快,前几天,汗珠顺着眼睫毛往下淌!”四五百米的路段,两侧都扫下来,已过了6:00。夜里的雨水,粘住了不少纸屑,扫不下来,程程又一一夹到簸箕里。这一圈下来,又用了20多分钟。
  6:30,郭程程回保洁员公寓吃早餐。此时,程程6岁多的儿子嘉嘉(化名),还没起床;程程的丈夫张秀峰正在洗衣服。
  “他爸爸也是保洁员,这一个多月调成了下午班,俺早晨去干活才不用挂着孩子了。”程程说,去年春天刚来的时候,两个人都是早晨四点半就上班,只能把儿子一个人舍在公寓里。有好几次,回来时,儿子在哇哇地哭。
  张秀峰来到济南后,一直开垃圾清运车。环卫所给他一家在保洁员公寓安排了这间房,10多个平方,有现成的双人床、大衣橱、空调、暖气,两人又从家里运来了冰箱、电视,小家也算像模像样。
  一家三口,嘉嘉花钱是个大头。公立的幼儿园进不去,程程就给儿子找了最近的一家私立幼儿园,每个月需交1200元——这是两个人全部收入的1/4。“来济南后,嘉嘉变得爱学习了,也知道干净了!”程程对济南的教育质量,挺认可。
在济南
上学咋这么难
  孩子能在济南上学,这是程程夫妻俩最大的愿望。这段时间,张秀峰到历下区教育局去过好几趟,问孩子是否能在济南上学。工作人员翻来覆去就一句话,“回去等着就行。”
  “没想到,在济南上学这么难!”张秀峰说。
  7:30,程程准时回到岗位上。扫完自己负责的路段,继续往西扫。“这一段是我姨的,她回去吃饭了。”
  太阳越升越高,照得人不敢直视。再扫一圈下来,9:00多了。临街的住宅楼里,开始走出乘凉的人们。
  “小郭,这么热,坐下歇歇吧!”一个老奶奶说。
  “不了,奶奶。”程程说,在这条街上很多人,都对自己挺好,街口那个卖百货的姐姐,经常给自己矿泉水喝,不要钱。
  只是,儿子上学的事儿,还没着落。她的心里,老是惴惴着。
责任编辑:李岩

更多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