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 > 打工这一夏 > 新闻报道

不怕下苦力,就怕城里人不讲理

2016-08-18 09:56:00作者: 房孝钰来源:农村大众

8月4日早上6点30分,济南市历下区和平路诚基中心小区内,保安例会正在进行中。郭有朝是保安队伍中年龄最长的,今年已61岁。“今年年初我们一共有15个人来面试当保安,只有我符合要求留下来了。”郭有朝略有骄傲地说,来面试时,保安大队队长看他身体硬朗,且有军人的气质,所以将他留了下来负责诚基中心1、2号楼楼道、地下车库以及小区内的安全。已到退休年龄每天却要工作12个小时郭有朝来自章丘市水寨镇北范村,年轻时候的他当过煤矿工人,其余大部分时间是守着一亩三分田。“供儿子上完学娶了媳妇,没剩下什么家底。我和老伴都是农民,也没有退休金,保安这活多少能攒点养老的钱。”郭有朝说。

  8月4日早上6点30分,济南市历下区和平路诚基中心小区内,保安例会正在进行中。郭有朝是保安队伍中年龄最长的,今年已61岁。
  “今年年初我们一共有15个人来面试当保安,只有我符合要求留下来了。”郭有朝略有骄傲地说,来面试时,保安大队队长看他身体硬朗,且有军人的气质,所以将他留了下来负责诚基中心1、2号楼楼道、地下车库以及小区内的安全。
已到退休年龄
每天却要工作12个小时
  郭有朝来自章丘市水寨镇北范村,年轻时候的他当过煤矿工人,其余大部分时间是守着一亩三分田。“供儿子上完学娶了媳妇,没剩下什么家底。我和老伴都是农民,也没有退休金,保安这活多少能攒点养老的钱。”郭有朝说。
  保安队开完早会后,郭有朝开始了一天的小区安全检查工作。他先到地下车库查看车的入库情况。“1号楼715车主,您的车停放的位置影响其他车辆的出行,请及时到车库将车停放到指定位置。”对于类似停放不到位的车辆,他开始挨个打电话通知业主重新停车。
  8点左右,郭有朝开始查看外来车辆的情况。“如果外来车辆不按照规定停放,将严重影响住户的出行。”郭有朝说。
  为做好这项工作,对于每一辆进入小区的外来车辆,郭有朝都记录下车主电话、车牌号以及离开小区的时间。
  郭有朝还有一项重要工作是在小区内巡逻。顶着炎炎烈日,他到1号楼的走廊里查看走道的安全以及卫生打扫情况。“1号楼的保洁人员比较负责,每天的卫生都打扫得很干净。没有接到任何投诉电话。”郭有朝边检查边说。
  忙完这一圈已接近中午了,郭有朝走进保安亭,拿起水杯,咕咚咕咚,两大杯水已下肚。下午,郭有朝重复上午的工作。晚上7点,郭有朝将工作交接完以后,拖着疲惫的身躯朝着宿舍的方向走去。
  “没文化、没技能就只能出卖自己的劳动力。”郭有朝告诉记者,他现在每天工作12个小时,每月工资有2000元。
受了委屈 
只能躲起来偷偷哭
  “说出来,也不怕人笑话了,工作半年以来,躲起来哭过好几次了。”郭有朝说起自己受的委屈,眼圈开始泛红。
  郭有朝说,他是农民出身,不怕下苦力,就怕遇上不讲理的人。“协调车辆时,很多车主不配合,野蛮一点的会动脚踢人。”郭有朝说。
  郭有朝说,上月月底下暴雨的那天,小区内停放了很多车辆,严重影响了交通,他冒雨一遍遍疏通车辆。在疏通过程中,有一辆车在小区内一家菜馆前多停放了一会儿,菜馆老板就说影响了店里的生意。“最后发展到动手打我,当时我的胳膊、脖子和脸全被他抓破了。”郭有朝说,事后,他一个人躲起来哭了很久。
知足者常乐
想攒钱帮儿子买套房
  一把年纪还受这么大的委屈,郭有朝为什么还在继续干下去?“我儿子今年36岁了,在章丘市开个小门头,生意不好做。没房只能租房住,还得供两个孙女上学……”郭有朝说,他想能多赚点就多赚点,帮着儿子买套房子。
  令他感到欣慰的是他的儿子和儿媳都很孝顺。“不管日子多难,儿子和儿媳从来没埋怨过我这个当爹的。”郭有朝说,家人怕他太辛苦并不支持他干保安这份工作。
  “我虽然在物质上并不富裕,但觉得自己还算幸运。队长和同事们对我这个老头儿很照顾,上个月,队长还表扬过我,这是对我的鼓励。”郭有朝说。
责任编辑:李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