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 > 打工这一夏 > 新闻报道

3万元去年工资还没拿到

2016-09-01 09:20:00作者: 刘真真戎宁来源:农村大众

8月16日,在济南金科城北侧的工地板房里,记者见到了正在洗衣服的农民工小胡。刚刚下了一场大雨,小胡很难得的放了一天假。小胡来自河南省淮阳县的一个普通村庄,他最大的梦想就是挣够钱回家买房、开店。然而,因为工资迟迟发不下来,这个简单的梦想还不知何时能实现。工资一年一结总是欠着不发 29岁的小胡在济南打工已有4年,媳妇在家种着几亩地,照看7岁的儿子。一家人靠小胡在外打工养活,承受的压力可想而知。跟小胡同屋的工友趁着下雨在打牌,小胡独自在一旁摆弄手机。记者上前瞅了一眼,是关于如何讨薪的文章。

  8月16日,在济南金科城北侧的工地板房里,记者见到了正在洗衣服的农民工小胡。刚刚下了一场大雨,小胡很难得的放了一天假。小胡来自河南省淮阳县的一个普通村庄,他最大的梦想就是挣够钱回家买房、开店。然而,因为工资迟迟发不下来,这个简单的梦想还不知何时能实现。
工资一年一结
总是欠着不发
  29岁的小胡在济南打工已有4年,媳妇在家种着几亩地,照看7岁的儿子。一家人靠小胡在外打工养活,承受的压力可想而知。跟小胡同屋的工友趁着下雨在打牌,小胡独自在一旁摆弄手机。记者上前瞅了一眼,是关于如何讨薪的文章。
  “在济南比老家收入稍微高点,干活就有钱,不干活就没钱,今天下雨停工就赚不着钱了。我也不会啥技术,就是在工地上打打杂,最近是在刷腻子,一天100多块钱。”小胡说,“就是这点工钱还不好要呢。老板说的是一年一结,可去年的钱到现在还没给呢。除去平时每月支的生活费,还欠着3万块钱左右。”
  小胡告诉记者,每次他去跟老板要钱,得到的答复都是再等等,几次下来他都有点绝望了。“老板可能确实有难处,可我家里老婆孩子都指望着我这笔钱呢,真是不知道怎么办了。”小胡说。
平时靠蹭网
跟老婆孩子视频
  说到老婆和孩子,沮丧的小胡一下来了精神。小胡拿出手机,给记者翻看他们的照片。“这是我的老婆,漂亮得很。这是我的孩子,长得随我,很帅气。”小胡笑着说,“我们工地旁边走个几百米有个小饭店有无线网,想他们的时候,我就去那蹭网跟家里视频聊天。”
  就算是天天视频,小胡还是想家。“我一年就麦收和过年能回去,真想天天都守着他们娘俩。”小胡说,想把老婆、孩子接到济南来,可开支太大了。
等攒够了钱
回老家做小生意
  “出来就是为了赚钱,外面再好也没有家好,等我赚够了钱,就回我们县城买套房子,再做点小生意。”小胡仰着头说,“那我家小孩也算是城里人了,以后肯定比在农村待着有出息多了。”
  在济南,像小胡这样跨省打工的不在少数。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多数用人单位不会跟农民工签订劳动合同,拖欠工资甚至没有欠条,只有一个口头协议。在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城市,讨薪难可想而知。
  “由于没有书面劳动合同的约束,用人单位才敢在农民工工资、保险、工伤赔付等问题上不遵守法律规定。”山东齐邦律师事务所李斌律师说,“工作中的凭证、工资结算凭证等证据可在讨薪过程中发挥作用,一定留心。”
责任编辑:李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