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 > 打工这一夏 > 新闻报道

济漂16年,渴望能真正融入济南

2016-09-01 09:21:00作者: 刘真真戎宁来源:农村大众

8月16日下午3点,一场暴雨过后,济南的经八路自由劳务市场渐渐冷清。可王建依然在等待。给孩子买了保险,自己却不舍得买当天,他早上五点半就来到了这里等活。王建是个80后,来自平邑县农村,有一双儿女。“孩子小的时候,跟着我在济南生活。给每个孩子都买了保险,没有多余的钱给自己买了。”王建说,虽然干零工好多活有危险,但即便是最便宜的人身意外伤害险,也能省则省。他那67岁的父亲也为了补贴家用在烟台干建筑。王建打的是零工,没有任何一家用人单位愿意为他缴纳五险,更不要说一金了。用王建带有自嘲性的话来讲就是“五险一金跟农民工的关系一直都不好。”

  8月16日下午3点,一场暴雨过后,济南的经八路自由劳务市场渐渐冷清。可王建依然在等待。
给孩子买了保险,
自己却不舍得买
  当天,他早上五点半就来到了这里等活。王建是个80后,来自平邑县农村,有一双儿女。“孩子小的时候,跟着我在济南生活。给每个孩子都买了保险,没有多余的钱给自己买了。”王建说,虽然干零工好多活有危险,但即便是最便宜的人身意外伤害险,也能省则省。他那67岁的父亲也为了补贴家用在烟台干建筑。
  王建打的是零工,没有任何一家用人单位愿意为他缴纳五险,更不要说一金了。用王建带有自嘲性的话来讲就是“五险一金跟农民工的关系一直都不好。”
  国家新近出台的文件《关于实施支持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若干财政政策的通知》指出,加快实施统一规范的城乡社会保障制度,中央和省级财政部门要配合人力资源社会保障等有关部门做好将持有居住证人口纳入城镇社会保障体系和城乡社会保障制度衔接等工作。记者向王建介绍这项新的政策时,他眼睛瞬间一亮:“如果居住证能办这事,我一定第一个报名。”
来济16年,
孩子无法上学
  王建的心愿是能让孩子在济南上学。两年前,他的儿子查出患有严重的自闭症。“还是因为陪孩子的时间太少了吧。长时间不和他见面,孩子就从内向变成自闭了。”王建说。
  如今,他每月都得花3000元为儿子做康复。令王建担忧的是,农村这种相对封闭的环境非常不利于自闭症儿童的康复,农村老百姓还没法理解这种病人的存在,更别说以后孩子的学校生活了。“农村根本就没有特殊教育学校,又没法来济南上学,现在真是不知道怎么办了。”王建说。
  掐指一算,王建来济南已经16年了。16年中,他干过酒店用品、海鲜批发等多种工作。可自己仍旧买不起济南的房子,也成不了济南人。拿到手的,只是一张在段店附近一处宅院居住的居住证,无法让孩子在济南顺利上学。
新政成希望,
农民工盼落地
  像王建这样的年轻一代,靠种地满足不了他们的生活需求,于是背井离乡、蜗居城市。但“拼技能”不及老一代农民工,“拼学历”不及城市青年,使得他们在劳动力市场中处于绝对劣势。而常年离家无法相见的孩子,因为聚少离多也留下了很多隐患。
  这则《通知》指出,今后,将持有居住证人口纳入义务教育、基本医疗、基本养老、就业服务等基本公共服务保障范围,使其逐步享受与当地户籍人口同等的基本公共服务。
  听到这则消息,王建高兴地就要跳起来:“政府终于考虑农民工这个群体了。希望这样的政策赶紧在济南落地。虽然济南的消费高一点,为了孩子,我认了。”王建坦言,像他一样的很多农民工兄弟一直在为这座城市的文明贡献着自己的青春和汗水,被城市真正接纳是他们永恒的梦想。而现在,他距离这个梦想越来越近。
  “如果能让孩子在济南上学,我们也能在济南享受到就业政策,将来,我愿意流转我的土地,也愿意放弃集体收益分配权。”王建说。
责任编辑:李岩